雨楓軒原創文學網 - 純凈的綠色文學家園 !

雨楓軒

看蕭和“看蕭的人們”記

時間:2018-07-23來源:網友提供 作者:魯迅 點擊:
南腔北調集(線閱讀)  > 看蕭和“看蕭的人們”記 
 
 
  我是喜歡蕭的。這并不是因為看了他的作品或傳記,佩服得喜歡起來,僅僅是在什么地方見過一點警句,從什么人聽說他往往撕掉紳士們的假面,這就喜歡了他了。還有一層,是因為中國也常有模仿西洋紳士的人物的,而他們卻大抵不喜歡蕭。被我自己所討厭的人們所討厭的人,我有時會覺得他就是好人物。
  
  現在,這蕭就要到中國來,但特地搜尋著去看一看的意思倒也并沒有。
  
  十六日的午后,內山完造〔2〕君將改造社的電報給我看,說是去見一見蕭怎么樣。我就決定說,有這樣地要我去見一見,那就見一見罷。
  
  十七日的早晨,蕭該已在上海登陸了,但誰也不知道他躲著的處所。這樣地過了好半天,好像到底不會看見似的。到了午后,得到蔡先生〔3〕的信,說蕭現就在孫夫人〔4〕的家里吃午飯,教我趕緊去。
  
  我就跑到孫夫人的家里去。一走進客廳隔壁的一間小小的屋子里,蕭就坐在圓桌的上首,和別的五個人在吃飯。因為早就在什么地方見過照相,聽說是世界的名人的,所以便電光一般覺得是文豪,而其實是什么標記也沒有。但是,雪白的須發,健康的血色,和氣的面貌,我想,倘若作為肖像畫的模范,倒是很出色的。
  
  午餐像是吃了一半了。是素菜,又簡單。白俄的新聞上,曾經猜有無數的侍者,但只有一個廚子在搬菜。
  
  蕭吃得并不多,但也許開始的時候,已經很吃了一通了也難說。到中途,他用起筷子來了,很不順手,總是夾不住。然而令人佩服的是他竟逐漸巧妙,終于緊緊的夾住了一塊什么東西,于是得意的遍看著大家的臉,可是誰也沒有看見這成功。
  
  在吃飯時候的蕭,我毫不覺得他是諷刺家。談話也平平常常。例如說:朋友最好,可以久遠的往還,父母和兄弟都不是自己自由選擇的,所以非離開不可之類。
  
  午餐一完,照了三張相。并排一站,我就覺得自己的矮小了。雖然心里想,假如再年青三十年,我得來做伸長身體的體操……。
  
  兩點光景,筆會(PenClub)〔5〕有歡迎。也趁了摩托車一同去看時,原來是在叫作“世界學院”的大洋房里。走到樓上,早有為文藝的文藝家,民族主義文學家,交際明星,伶界大王等等,大約五十個人在那里了。合起圍來,向他質問各色各樣的事,好像翻檢《大英百科全書》似的。
  
  蕭也演說了幾句:諸君也是文士,所以這玩藝兒是全都知道的。至于扮演者,則因為是實行的,所以比起自己似的只是寫寫的人來,還要更明白。此外還有什么可說的呢。總之,今天就如看看動物園里的動物一樣,現在已經看見了,這就可以了罷。云云。
  
  大家都哄笑了,大約又以為這是諷刺。
  
  也還有一點梅蘭芳博士〔6〕和別的名人的問答,但在這里,略之。
  
  此后是將贈品送給蕭的儀式。這是由有著美男子之譽的邵洵美〔7〕君拿上去的,是泥土做的戲子的臉譜的小模型,收在一個盒子里。還有一種,聽說是演戲用的衣裳,但因為是用紙包好了的,所以沒有見。蕭很高興的接受了。據張若谷君后來發表出來的文章,則蕭還問了幾句話,張君也刺了他一下,可惜蕭不聽見云。〔8〕但是,我實在也沒有聽見。
  
  有人問他菜食主義的理由。這時很有了幾個來照照相的人,我想,我這煙卷的煙是不行的,便走到外面的屋子去了。
  
  還有面會新聞記者的約束,三點光景便又回到孫夫人的家里來。早有四五十個人在等候了,但放進的卻只有一半。首先是木村毅〔9〕君和四五個文士,新聞記者是中國的六人,英國的一人,白俄一人,此外還有照相師三四個。
  
  在后園的草地上,以蕭為中心,記者們排成半圓陣,替代著世界的周游,開了記者的嘴臉展覽會。蕭又遇到了各色各樣的質問,好像翻檢《大英百科全書》似的。
  
  蕭似乎并不想多話。但不說,記者們是決不干休的,于是終于說起來了,說得一多,這回是記者那面的筆記的分量,就漸漸的減少了下去。
  
  我想,蕭并不是真的諷刺家,因為他就會說得那么多。
  
  試驗是大約四點半鐘完結的。蕭好像已經很疲倦,我就和木村君都回到內山書店里去了。
  
  第二天的新聞,卻比蕭的話還要出色得遠遠。在同一的時候,同一的地方,聽著同一的話,寫了出來的記事,卻是各不相同的。似乎英文的解釋,也會由于聽者的耳朵,而變換花樣。例如,關于中國的政府罷,英字新聞的蕭,說的是中國人應該挑選自己們所佩服的人,作為統治者;〔10〕日本字新聞的蕭,說的是中國政府有好幾個;〔11〕漢字新聞的蕭,說的是凡是好政府,總不會得人民的歡心的。〔12〕從這一點看起來,蕭就并不是諷刺家,而是一面鏡。
  
  但是,在新聞上的對于蕭的評論,大體是壞的。人們是各各去聽自己所喜歡的,有益的諷刺去的,而同時也給聽了自己所討厭的,有損的諷刺。于是就各各用了諷刺來諷刺道,蕭不過是一個諷刺家而已。
  
  在諷刺競賽這一點上,我以為還是蕭這一面偉大。
  
  我對于蕭,什么都沒有問;蕭對于我,也什么都沒有問。不料木村君卻要我寫一篇蕭的印象記。別人做的印象記,我是常看的,寫得仿佛一見便窺見了那人的真心一般,我實在佩服其觀察之銳敏。至于自己,卻連相書也沒有翻閱過,所以即使遇見了名人罷,倘要我滔滔的來說印象,可就窮矣了。
  
頂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線----------------------------
發表評論
請自覺遵守互聯網相關的政策法規,嚴禁發布色情、暴力、反動的言論。
評價:
用戶名: 驗證碼: 點擊我更換圖片
电子游戏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