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楓軒原創文學網 - 純凈的綠色文學家園 !

雨楓軒

冷廬雜識(第二卷五)

時間:2019-06-17來源:網友提供 作者:陸以湉 點擊:
冷廬雜識(全文在線閱讀) > 第二卷(五)



  ◎禱神文
  
  錢塘陳云伯大令文述宰江都日,江水漲,淹田廬,民不得凄食,因齋戒為文,禱于禹廟及江海祠曰:“念小民之或忘帝力,實出無知;譬人子之偶拂親心,定容悔過。”道路傳誦,以為名言。
  
  ◎讞獄
  
  蕭山汪龍莊大令輝祖,由名幕而為循吏,所著《學治臆說》、《佐治藥言》已風行海內,所有讞獄之辭,略志于此。無錫縣民浦四童養妻王氏,與四叔經私,事發,依服制當擬軍,汪以凡上,常州府引服制駁。汪議曰:“服制由夫而推,王氏童養未婚,夫婦之名未定,不能旁推夫叔也。”臬司以王氏呼浦四之父為翁,翁之弟是為叔翁,又駁。汪曰:“翁者,對婦之稱。王氏尚未為婦,則浦四之父亦未為翁。其呼以翁者,沿鄉例分尊年長之通稱,乃翁媼之翁,非翁姑之翁也。”撫軍因王氏為四妻而童養于浦,如以凡論,則于四無所聯屬。議曰:“童養之妻,虛名也。王習呼四為兄,四呼為妹,稱以兄妹,則不得科以夫婦。四不得為夫,則四叔不得為叔翁。”撫軍以名分有關,又駁。議曰:“《禮》‘未廟見之婦而死,歸葬于女氏之黨,以未成婦也。’今王未廟見,婦尚未成,且《記》曰‘附從輕’,言附人之{自辛}以輕為比。《書》云‘{自辛}疑惟輕’,婦而童養,疑于近婦,如以王已入浦門,與凡有間,比凡稍重則可,科以服制,與從輕之義未符。況設有重于奸者,亦與成婚等論,則出入大矣。請從重枷號三個月,王歸母族,而令經為四別娶,似非輕縱。”遂得批允。
  
  江淮衛漕船,多滿十年糧道發價改造。其間有停運三次二次者,戶部以未滿十運駁,取擅動庫項職名,司錢谷者援例頂詳。總漕不準,商之汪。汪曰:“援十年之例,而部以十運為計,創也,非破其十運不可。”乃為之議曰:“截留漕船以裕民食,破格之恩前所希有。是以向來止計十年,而不扣足運。但船只一項,利于行駛,不利停泊;蓋一輕停運,久泊河于,上之日曬雨淋,猶有苫蓋銀兩,時為檢點,至船底版片泥膠苔結,日漸朽損。若因船身無恙,勉強起運,重載米石,遠涉江、黃,設有疏虞,所關非細,故不敢因慎重錢糧,致誤天庾正供。既滿十年,不得不造。”議上,總漕大為許可,達部允行。
  
  長洲縣婦周張氏年十九而孀,遺腹子繼郎十八歲將授室而殤。族以繼郎未娶,欲為張之夫繼子,而張欲為繼立嗣。輾轉訐訟,前令皆批房族公議,歷十八年未結。因查全卷,知乾隆十九年前,張指一人可以立孫,而房族謂其甫離襁褓,未必成人。后又另議,終至宕延。汪擬批:“張撫遺腹繼郎至于垂婚而死,其傷心追痛,必倍尋常。如不為立嗣,則繼郎終絕,十八年撫育苦衷竟歸烏有,欲為立嗣實近人情。族謂繼郎未娶,嗣子無母。天下無無母之兒,此語未見經典。為殤后者,以其服服之,《禮》有明文。殤果無繼,誰為之后?律所未備,可通于《禮》。與其絕殤而傷慈母之心,何如繼殤以全貞婦之志。乾隆十九年張氏欲繼之孫,現在則年已十六,昭穆相當,即可定議,何必彼此互爭,紛繁案牘?”因立繼書,遵依完案。烏程縣馮氏因本宗無可序繼,自撫姑孫為后。比卒,同姓不宗之馮氏出而爭繼。汪議:據宋儒陳氏《北溪字義》“系重同宗,同姓不宗,即與異姓無殊”之說,絕其爭端。
  
  ◎孔孟弟子
  
  孔子弟子自稱名,孟子弟子如萬章、咸邱蒙,有自稱“吾”者。孔子弟子稱孔子曰“子”,孟子弟子稱孟子曰“夫子”。孔子弟子問仁者七,問孝者三,問政者六;而孟子弟子所問皆不及此。正不獨孔子之稱弟子以名,孟子之稱弟子曰“子”,可征其隨世變而異也。
  
  ◎名與姓通
  
  《通鑒》“五代、后漢有虢州伶人靖邊庭”,胡身之注曰:“靖,姓也。優伶之名與姓通,取一義所以為謔也。”《日知錄》云:“考之自唐以來,如黃幡綽、云朝霞、鏡新磨、羅衣輕之輩,皆載之史書,益信其言之有據。嗟乎!以士大夫而效伶人之命名,則自嘉靖以來然矣。”余觀士大夫命名連姓為義,唐、宋已然,如李無言、魏嗣萬、程九萬、王佐才、安如山、凌萬頃之類。明初亦間有之,如凌云翰、成始終、夏時正、傅汝舟、傅汝楫之類,惟至嘉靖以后而始盛耳。
  
  ◎嗣征
  
  宋吳氏仁杰《兩漢刊誤補遺》,辨證精核。其論羲和,主坡公“羲和忠于夏”之說,謂“《嗣征》作于夏之史官,故其本序稱‘嗣后承王命徂征’,此欺天下后世之辭,如司馬氏討諸葛誕而假魏帝詔以為恭行天罰也。孔子序言‘嗣征,往征之’,此所以正羿專命之罪,如《春秋》一字之貶也。”不知既出于羿之史官為欺天下后世之辭,孔子何以列之經!且羲和既忠于夏,序何不言及之,而惟云:“羲和湎淫,廢時亂日”耶?
  
  ◎同姓名同字
  
  古今同姓名者不可勝數,同姓名同字,余所知者,僅有三耳。典籍所載,恐尚不止此數,漫識之以俟續補。王承字安期,一晉人,湛子;一梁人,儉孫、東子。張先字子野,一宋天圣二年進士,開封人,仕至知亳州鹿邑縣,年四十八,歐陽公為作墓志銘;一宋天圣八年進士,烏程人,仕至都官郎中,年至八十余,能為詩及樂府,號張三影,歐陽公稱為“桃杏嫁東風郎中”;陳鳳字羽伯,一上元人,嘉靖乙未進士,累官陜西參議;一無錫人,嘉靖時布衣。
  
  ◎文體相似
  
  韓文公作《樊紹述墓志銘》,即似樊之奇特,歐陽公作《尹師魯墓志銘》,即似尹之文簡而意深。羅鄂州作《爾雅翼序》用韻;王伯厚、宋景濂序亦皆用韻。蓋惟才力足以相敵,故即能用其體也。
頂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線----------------------------
發表評論
請自覺遵守互聯網相關的政策法規,嚴禁發布色情、暴力、反動的言論。
評價:
用戶名: 驗證碼: 點擊我更換圖片
电子游戏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