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楓軒原創文學網 - 純凈的綠色文學家園 !

雨楓軒

天神武松

時間:2019-11-14來源:網友提供 作者:張宗子 點擊:
武松


  黃永玉畫水滸,三言兩語的人物解說,頗多令人會心一笑者,如論杜遷:“看定自己沒有真本事,倒是人生第一大學問。”論李逵:“余五十歲前從不游山玩水,最聽人話。學鐵牛脾氣,只揀人多處殺去,至今老了,才覺得十分好笑。”論蔣門神:“既是門神,不揍也扁。”畫到做事“斬釘截鐵” 、“跟他情投意合”的武松,卻沒有說出什么,反而圍繞著武松身邊的人物王婆、潘金蓮、何九叔、鄆哥等發了不少議論。
  
  他們那代人,受五四作家影響,在古人身上落實現代觀念,潘金蓮往往被視為追求婦女解放的典型。如此一來,武松便有封建衛道士之嫌。黃永玉也許心中還存著這點芥蒂,換了我,會比較羅嗦地寫一段:“打虎容易,打蔣門神容易,斗殺西門慶,血濺鴛鴦樓,都容易,不容易的是看透世道人心,一腔熱血終于化為寒冰。”
  
  金圣嘆曾說武松是天神一般的人物,人中絕頂的魯智深也不能及。不能及,表現在兩個方面,即各自的精細和粗鹵。
  
  金圣嘆說,智深雖然也“甚是精細,然不知何故,看來便有不及武松處。”魯智深率性而為,很少瞻前顧后,拳打鎮關西時,先替金老父女安排好退路,打死鄭屠后,當著圍觀的街人假裝罵對方詐死,借機逃脫。金圣嘆贊揚的精細,大約就在此處。武松的精細不同,危急的情況下,他能保持冷靜,平日行走江湖,處處留心,十字坡誤入孫二娘的黑店,獨他能脫出險境——想想《水滸》中多少英雄豪杰都被蒙汗藥麻倒。
  
  其次,金圣嘆說,智深和武松都粗鹵,不同之處在于,智深的粗魯是性急,武松的粗鹵是“豪杰不受羈靮”。這一點,其實仍和第一點相關。武松光明磊落,從不算計人,卻心細如發,可謂智勇雙全,不像智深和李逵等人,常因魯莽而在戰場上吃虧。華州賀太守強奪民女,魯智深聽說,大怒,徑直入城來殺賀。街上遇到賀太守的轎子,正盤算如何下手,早被賀太守看見形跡可疑,派個虞候邀他赴齋,魯智深便隨了虞候逕到府里,稀里糊涂地被人家拿下。這樣的事,不可能發生在武松身上。魯智深路見不平,該出手時就出手,完全置個人安危于度外,武松做同樣的事,沖動之下仍不失機警。這是性格的差異,沒有境界的高下。
  
  說武松是天神,除了英雄氣概,還有形象。小說中,年方二十五歲的武松,身長八尺,相貌堂堂,他和林沖是梁山英雄中最英俊的兩位。林沖儒雅,因為年紀大,性格更沉穩,也更能忍辱,因此,身上更多悲苦的色彩;而武松的豪邁,好比紅樓夢中史湘云的光風霽月,給人平野疏曠、山川嵚崎、春風駘蕩、萬木欣榮的愉悅之感,他的身材也是一百零八人中最長大的幾位之一,然而不臃腫,不粗頑,身上連宋時流行的雕青都沒有,難怪宋江一見,心中甚喜,大戶人家使女出身的潘金蓮,作為異性,也立刻怦然心動。
  
  林沖,因為其隱忍和悲苦,我們年輕時不會對他悠然神往,就像杜甫,總是我們人到中年、有所遭遇后,才會感喟和沉迷于他天地一般闊大雄渾的沉郁中去。武松是青春的化身,是頂天立地的男子漢,義無反顧,勇往直前,當做則做,做則做徹,不拖泥帶水,不猶豫遲疑,不畏懼將來,也不把死亡放在心頭——不是不怕,是心中沒有死亡這兩個字。
  
  武松的出場極為特別。別的好漢出場,不管是別人介紹,還是自我介紹,多半夸耀一番,若先見其人,也都威風凜凜,引人贊嘆。魯智深在相國寺使禪杖給眾潑皮看,聽得墻外有人喝采,智深“收住了手看時,只見墻缺邊立著一個官人,頭戴一頂青紗抓角兒頭巾;腦后兩個白玉圈連珠鬢環;身穿一領單綠羅團花戰袍;腰系一條雙獺尾龜背銀帶;穿一對磕爪頭朝樣皂靴;手中執一把折疊紙西川扇子;生的豹頭環眼,燕領虎須,八尺長短身材,三十四五年紀。”堪與《紅樓夢》中鳳姐和《魔山》中舒夏夫人的第一次亮相——中外小說史上最精彩的人物亮相——媲美,盡管有動靜之分別。
  
  武松出場,卻正當落魄之時,而且人在病中。其時武松因在家鄉清河縣與一趾高氣揚的小官吏相爭,醉后怒起,一拳將對方打昏,自以為出了人命,逃到柴進莊上,躲避了一年有余。他少年心性,時常借酒使氣,惹得莊客們生厭,天長日久,好客的主人柴進也不免相待得慢了。他害瘧疾,怕冷,身無充足的衣物,又沒暖室爐火,只好縮在東廊下,守著一火锨炭火驅寒。宋江到來,主人佳肴美酒款待,酒足飯飽,去外小解,走到廊下,“腳步趄了,仰著臉,只顧踏將去,正跐在火锨柄上,把那火锨里的炭火都掀在武松臉上”。武松“吃了一驚,……氣將起來,把宋江劈胸揪住,大喝道:‘你是甚么鳥人,敢來消遣我!’”
  
  照金圣嘆的思路,以武松的神威,如何會害起瘧疾來?害了瘧疾,多日不好,等到炭火掀到臉上,“驚出一身汗來,自此瘧疾好了”。哪里又有這樣的巧事?一個小小的戲謔橋段,妙不可言。作者無非借此來寫武松和宋江的相遇,瘧疾如同稱手的道具,用過了,并不丟棄,再翻出一層意思:瘧疾好了,才有武松的還鄉,才引出打虎、殺嫂、發配、奪店、屠滅二張,直到二龍山落草的故事,寫出一個英雄的史詩。
  
  病中的武松,劈胸揪住宋江,一聲斷喝,凜然生威,試想他不在病中時,又該是何等氣勢。
  
  宋江仗義疏財,廣結天下豪杰,此與晁蓋無異。不同的是,宋江慣會折節交朋友,晁蓋不會。宋江把自己的頭“低到塵埃里”,那些本來懷著敵意的人也因此被感動,更別提早就欽慕他在江湖上的大名的人了。宋江體貼人,尊重不同人的個性,投人所好,細心如女子,又不乏真情,他能成為梁山泊的領袖,不是偶然。這是柔能勝剛的好例子,他和晁蓋,正如劉邦和項羽,怎么看項羽都更像個英雄,然而勝利的偏偏是不那么像英雄的劉邦。
  
頂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線----------------------------
欄目列表
电子游戏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