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楓軒原創文學網 - 純凈的綠色文學家園 !

雨楓軒

秋歌二十七首(選三)

時間:2017-04-20來源:網友提供 作者:陳東東 點擊:

 之一


 秋天暴雨后升起的亮星推遲黑暗!
 玫瑰園內外,洗凈的黃昏歸妃子享用,
 被一個過路的吟唱者所愛。
 牛羊下來,誰還在奔走?
 隱晦的鐘聲僅僅讓守時的僧侶聽取。

 海波排開的獅子門行宮落下了王旗。
 精細的發辮。泉眼和丁香。
 火焰。噴水池。與半圓月相稱的年輕女官
 從中庭到后花園,于微光中誦讀寫下的詩篇。

 于微光中誦讀,這千年之后泛黃的贊頌
 在她的唇齒間。當偉大的亮星
 破空而出,--啊南方,扇形展開的水域和豐收!
 艷紫的涼亭下憂心的皇帝愈見孤單,
 命令掌燈人燃起了黑夜。

 夜色被點燃,如塔上的圣訴,
 聚集人民和四散的鳥群。
 妃子傾聽,美人魚躍出--
 啊吟唱者,吹笛者,他獨自在稻米和風中出沒,
 仰面看清了旋轉的天象。
 他步入民間最黑的腹地,以另外的火炬,
 照耀藍色的馬匹和夢想。
 而醉于紙張的皇帝卻起身,
 賜福露水、女性和果實。

 偉大的亮星!億萬顆鉆石煥發出激情!
 兩種不同的嗓音正交替。--牛羊下來,
 誰還在奔走?詩篇在否定中堅持詩篇,
 啟發又慰藉南方的世代。


 之五

 

 翻山見到滿月的文法家即興歌詠:
 在鷹翅之下,溝渠貫穿白凈平野,
 冷光從牛欄直到樹冠;
 長河流盡,崇山帶雪,
 明鏡映現的嬌好容顏由發辮環繞。

 長河流盡,崇山帶雪。
 秋氣托舉著群星和寧靜。
 紫鹿苑深處的講經堂上,
 朱砂,環佩,明辨之燈把女弟子照亮。

 他翻山而至,頭頂著滿月,
 手中的大麗菊暗含夜露。
 他站在拱廊前即興歌詠;生命解體;
 愛正醒悟;火光之中能被人認清的
 難道是幸福?

 肉身之美在紫鹿苑中,
 被一個文法家辭語編織。
 肉身之美在詩歌的燈下,
 遠離開秋天,被音節把握。

 蓮花之眼。紅寶石之唇。
 講經堂上,一部典籍論述萬有,
 另一部典籍證明了起源。
 應和的女弟子舞蹈的腳鐲,
 一輪滿月橫貫裸體。

 白凈平野間物質傾斜。文法家翻山
 把精神啟示。豐乳。美臀。
 三疊細浪的秋天的小腹。
 中立無害的茸毛之中有神的筆觸。

之七


 幻想的走獸孤獨而美,經歷了睡眠的
 十二重門廊。它投射陰影于
 秋天的樂譜,它藍色的皮毛,
 仿佛夜曲中
 鋼琴的大雪。

 它居于演奏者一生的大夢,
 從鏡子進入了循環戲劇。
 白晝為馬,為獅子的太陽,
 雨季里噴吐玫瑰之火。

 滿月照耀著山魯佐德。大蜥蜴虛度
 蘇丹的良夜。
 演奏者走出石頭宮殿——
那盛大開放的,那影子的

 花焰,以嗓音的形態持續地歌唱:
 恒久的沙漠;河流漂移;
 劍的光芒和眾妙之門;
 幻想的走獸貫穿著音樂;夜鶯;
 迷迭香;鋼琴的大雪中孤獨的美。

 山魯佐德一夜夜講述。演奏者猩紅的
 衣袍抖開。一重重門扉為黎明掀動,
 那幻想的走獸,
 那變形的大宮女,
 它藍色的皮毛下鋪展開秋天。

 醒來的大都晨光明目。
 彎曲的煙囪;鐘聲和祈禱。
 喧響的胡桃樹高于秋天,
 幻想的走獸,又被誰傳誦?

頂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線----------------------------
發表評論
請自覺遵守互聯網相關的政策法規,嚴禁發布色情、暴力、反動的言論。
評價:
用戶名: 驗證碼: 點擊我更換圖片
电子游戏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