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楓軒原創文學網 - 純凈的綠色文學家園 !

雨楓軒

荒原

時間:2018-04-08來源:網友提供 作者:艾略特 點擊:
荒原
 
 
“是的,我自己親眼看見古米的西比爾吊在一個籠子里。孩子們在問她:西比爾,你要什么的時候,她回答說,我要死。”
 
 
(獻給埃茲拉·龐德
最卓越的匠人)
 
 
一、死者葬禮
 
四月是最殘忍的一個月,荒地上
長著丁香,把回憶和欲望
參合在一起,又讓春雨
催促那些遲鈍的根芽。
冬天使我們溫暖,大地
給助人遺忘的雪覆蓋著,又叫
枯干的球根提供少許生命。
夏天來得出人意外,在下陣雨的時候
來到了斯丹卜基西;我們在柱廊下躲避,
等太陽出來又進了霍夫加登,
喝咖啡,閑談了一個小時。
我不是俄國人,我是立陶宛來的,是地道的德國人。
而且我們小時候住在大公那里
我表兄家,他帶著我出去滑雪橇,
我很害怕。他說,瑪麗,
瑪麗,牢牢揪住。我們就往下沖。
在山上,那里你覺得自由。
大半個晚上我看書,冬天我到南方。
 
什么樹根在抓緊,什么樹根在從
這堆亂石塊里長出?人子啊,
你說不出,也猜不到,因為你只知道
一堆破爛的偶像,承受著太陽的鞭打
枯死的樹沒有遮蔭。蟋蟀的聲音也不使人放心,
焦石間沒有流水的聲音。只有
這塊紅石下有影子,
(請走進這塊紅石下的影子)
我要指點你一件事,它既不像
你早起的影子,在你后面邁步;
也不像傍晚的,站起身來迎著你;
我要給你看恐懼在一把塵土里。
 
風吹得很輕快,
吹送我回家去,
愛爾蘭的小孩,
你在哪里逗留?
“一年前你先給我的是風信子;
他們叫我做風信子的女郎”,
——可是等我們回來,晚了,從風信子的園里來,
你的臂膊抱滿,你的頭發濕漉,我說不出
話,眼睛看不見,我既不是
活的,也未曾死,我什么都不知道,
望著光亮的中心看時,是一片寂靜。
荒涼而空虛是那大海。
馬丹梭梭屈里士,著名的女相士,
患了重感冒,可仍然是
歐羅巴知名的最有智慧的女人,
帶著一副惡毒的紙牌,這里,她說,
是你的一張,那淹死了的腓尼基水手,
(這些珍珠就是他的眼睛,看!)
這是貝洛多納,巖石的女主人
一個善于應變的女人。
這人帶著三根杖,這是“轉輪”,
這是那獨眼商人,這張牌上面
一無所有,是他背在背上的一種東西。
是不準我看見的。我沒有找到
“那被絞死的人”。怕水里的死亡。
我看見成群的人,在繞著圈子走。
謝謝你。你看見親愛的愛奎爾太太的時候
就說我自己把天宮圖給她帶去,
這年頭人得小心啊。
 
并無實體的城,
在冬日破曉的黃霧下,
一群人魚貫地流過倫敦橋,人數是那么多,
我沒想到死亡毀壞了這許多人。
嘆息,短促而稀少,吐了出來,
人人的眼睛都盯住在自己的腳前。
流上山,流下威廉王大街,
直到圣馬利吳爾諾斯教堂,那里報時的鐘聲
敲著最后的第九下,陰沉的一聲。
在那里我看見一個熟人,攔住他叫道:“斯代真!”
你從前在邁里的船上是和我在一起的!
去年你種在你花園里的尸首,
它發芽了嗎?今年會開花嗎?
還是忽來嚴霜搗壞了它的花床?
叫這狗熊星走遠吧,它是人們的朋友,
不然它會用它的爪子再把它挖掘出來!
你!虛偽的讀者!——我的同類——我的兄弟!
 
二、對弈
 
她所坐的椅子,像發亮的寶座
在大理石上放光,有一面鏡子,
座上滿刻著結足了果子的藤,
還有個黃金的小愛神探出頭來
(另外一個把眼睛藏在翅膀背后)
使七枝光燭臺的火焰加高一倍,
桌子上還有反射的光彩
緞盒里傾注出的炫目輝煌,
是她珠寶的閃光也升起來迎著;
在開著口的象牙和彩色玻璃制的
小瓶里,暗藏著她那些奇異的合成香料——膏狀,粉狀或液體的——使感覺
局促不安,迷惘,被淹沒在香味里;受到
窗外新鮮空氣的微微吹動,這些香氣
在上升時,使點燃了很久的燭焰變得肥滿,
又把煙縷擲上鑲板的房頂,
使天花板的圖案也模糊不清。
大片海水浸過的木料灑上銅粉
青青黃黃地亮著,四周鑲著的五彩石上,
又雕刻著的海豚在愁慘的光中游泳。
那古舊的壁爐架上展現著一幅
猶如開窗所見的田野景物,
那是翡綠眉拉變了形,遭到了野蠻國王的
強暴:但是在那里那頭夜鶯
她那不容玷辱的聲音充滿了整個沙漠,
頂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線----------------------------
發表評論
請自覺遵守互聯網相關的政策法規,嚴禁發布色情、暴力、反動的言論。
評價:
用戶名: 驗證碼: 點擊我更換圖片
电子游戏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