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楓軒原創文學網 - 純凈的綠色文學家園 !

雨楓軒

人與火組詩

時間:2019-11-17來源:網友提供 作者:楊煉 點擊:
人與火組詩


休眠火山
 
經歷過最深的夜,忍受了最殘暴的光明
它記得鳥聲灼成最后一道創傷
樹根緩慢地扎進心里,它學會對自己無情
 
一千張嘴曾經是一千處刀口
血,呼喊和乞求,沉入泥沙的寧靜
那一雙鮮紅的翅膀被時間砍斷
腐爛成黑土,飄起為云
黃昏,又一片向日葵在天邊成熟
掠過群山,龐大如鷹
 
一千張嘴現在是一千只眼
它注視著自己腳下累累碎石
那兒有風,在玄武巖的洞穴中筑巢
有水,珍藏著一萬年前的波濤
太陽,猛烈撲打青苔遮掩的懸崖
而整個藍天被夢握緊
握成一把測量沉默的發光的尺子
 
它在最深的睡眠里醒著,對自己無情
山巔那一片白色煙霧蔓延著
松針向上生長,碧綠的閃電,摧毀冬天
是它最吸最輕的一縷呼吸
 
久久等待:那聲怒吼、那次必然
顫栗的恐怖、凌駕萬物的美,使大地狂歡
它像野鹿舔食鹽堿一樣
忍受秘密焚燒自己的火焰
一顆心,一千種飛翔的欲望
 
地下森林
 
逃不走的落葉松早已飛慣危險的預感
四周聳立的絕壁,正午時的幽暗
沿著小徑,一萬年前的那次暴風雨
還在綠色苔蘚上反潮
鈴蘭花旁若無人,跳著舞
開進猙獰的巖石瀑布里
 
一群巨大的鳥
收攏強有力的黑色羽毛
渾圓深邃的山谷
千萬噸針葉形的寂靜
在聆聽樹根下那口血紅的鐘
 
在監視:流盡葉脈的潮濕的火
讓蜜蜂繁忙的芳香的火
化身為雨滴、小溪、漿果和松鼠的火
那顆暴躁的心在哪兒跳動
那灼熱之手怎樣伸向生命
抓住一座綠色的小島
把遠古信仰從每個黎明喚醒
天空,縮成頭上一圈藍光刺眼的年輪
 
即使葬身于這一種或那一種火
炸裂松塔的火,雕刻著通紅石頭的火
一萬年后仍將有這片森林,這種靜
比大地還低
無數松子的小心臟依偎著泉水
比天更高
它生長,在太陽上冶煉金子
 
玄武巖臺地
 
就這樣:巨石如吼,千萬頭燒傷的野獸
被太陽之手仰面而鑿,大地高懸一塊浮雕
突入比黃昏更黑更靜止的一瞬
 
血紅的巢傾覆,抓住世界
像抓住一只鳥。流不動的洪水泛濫
萬物緩緩逼近一雙發光的眼簾
我下面:河床和風,失眠的魚和荊棘
叫喊穿不透永遠暮色的天空
敲打穿不透,與夢最象形的石頭
比夜更冷更沉重
 
比死亡更深,這座花園開滿多孔的黑玫瑰
這片松林,剎那間學會像偉大一樣無聲
像地平線般遼遠,為風化而搖曳
石頭的心,在石頭的鷹俯沖下抽搐
 
所有春天從此不會忘記我的名字
一塊碑文上,熾熱的愛有粗糙的形狀
灌木像埋藏的骨骼一樣堅硬
河流阻塞誕生湖,湖涌起誕生白花花的鷗鳥
從記憶陰影下,到我的盡頭高叫一片蔚藍
大地展翅靜靜飛越千年
一只蜥蜴忽視時空向太陽舞蹈
 
一種最痛苦的驕傲,從火中降臨
我被灼疼的胸脯,在無數星群間延伸
野茅草發紅了,巖石的呼吸
從未停歇:最沉寂的海,看不見的搏動
 
就這樣突入命運,在瞬間
高懸的風景突入歷史,在某個黃昏
天空像一頁反復寫滿又擦凈的紙
無言而潔凈
一塊浮雕,已穿過烈火
再次敞開這顆洗滌世界的心——
巨石,更黑
千萬頭燒傷的野獸,更靜止
頂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線----------------------------
相關文章
欄目列表
电子游戏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