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楓軒原創文學網 - 純凈的綠色文學家園 !

雨楓軒

我愛你,我的瘋老婆

時間:2019-11-16來源:網友提供 作者:Mark Lukach 點擊:
我愛你,我的瘋老婆


 
  妻子成了精神病人
 
  第一次看到妻子在喬治敦大學校園漫步時,我像個小丑似的大喊:“美麗公主!”
 
  她叫朱莉婭,是意大利人,光彩照人,我自覺高攀不上,但我無所畏懼,幾乎對她一見鐘情。我馬上學了些意大利語來取悅她,不到一個月我們就成了情侶。
 
  畢業兩年后我們結婚了,那時我倆都只有24歲。
 
  朱莉婭有具體的生活計劃:在時尚公司當市場主管,35歲前要有3個孩子。我的志向比較含糊:我想在舊金山海洋海灘沖浪,快快樂樂地教高中歷史,擔任橄欖球和游泳教練。雖然志趣不同,我們的婚姻生活卻非常融洽。
 
  到舊金山一年后,朱莉婭成為一家大公司的營銷主管。然而,美好的故事到此結束。
 
  入職僅幾周,朱莉婭便患上了嚴重的焦慮癥。她原本就容易神經緊張,凡事要求盡善盡美。她會花一整天時間來構思一封電子郵件,把文本轉發給我校正,即使這樣,她還是不肯把郵件發出去,會一再修改。她變得極度害怕讓別人失望,我嘗試安慰她:“我敢保證你的工作做得非常出色,你一向很棒。”
 
  可情況越來越糟,吃飯時她盯著飯菜愣神,夜里瞪著天花板發呆。她吃不下、睡不著。我盡可能晚睡,試著安撫她,但到了午夜難免打瞌睡。這讓我十分內疚。我知道當我熟睡時,我親愛的妻子被可怕的想法糾纏著無法入眠,痛苦地祈盼天明。
 
  無奈之下,我陪她去看了醫生,接著是精神科專家,后者給她開了抗抑郁的藥物和安眠藥。
 
  當時,我們兩個都天真地認為是反應過度了,心想情況根本就沒那么糟。
 
  朱莉婭不想吃藥,打算自己調整心態,她給公司打電話請了病假。一天早上,待我去上班后,朱莉婭醒來后在屋里發呆,然后一口氣吃光了全部的藥。接著,她給遠在意大利的媽媽打電話。岳母知道她吃了藥后,忙用電話拖住她,然后讓岳父打電話告知我情況,讓我趕緊回家。
 
  回到家,我發現朱莉婭坐在床上,平靜又語無倫次地談論著昨夜與上帝的交談。我內心一陣惶恐。岳母打來電話,說她已登上飛往舊金山的國際航班。這時朱莉婭站了起來,在臥室里來回踱步。我不能任由情況繼續了,便連哄帶騙將朱莉婭弄上車,送她到市中心的圣弗朗西斯紀念醫院。
 
  我充滿信心,心想只要她在醫院小住幾天,吃點藥,她的腦子就會清醒。她會重新走上正軌,努力成為營銷主管,在35歲前生3個孩子。然而,美好的夢想破滅了。
 
  我變成了控制狂
 
  朱莉婭暫時不能回家了。醫生診斷后,告訴我朱莉婭患上了急性精神病。
 
  透過玻璃窗看著朱莉婭令人恐懼的“新家”,我問自己到底做了什么。這個地方到處暗藏危機,我美麗的妻子隨時可能被毀掉。此外,我認為她不是真的瘋了,只是沒睡好。她有壓力,可能對工作太過擔心,或者準備當媽媽讓她緊張,她的精神根本沒毛病。
 
  可現實是,她幾乎生活在幻覺之中,心里一直疑神疑鬼,嘴里含糊不清地說著天堂、地獄、天使和魔鬼等詞語。她癱倒在床上,高呼:“我想死,我想死,我想死!”起初,她從牙縫中擠著說話,接著開始兇巴巴地吼叫:“我想死!”聽著妻子的尖叫或呢喃,我不知道哪一種聲音更令人害怕。
 
  我討厭醫院,因為它耗盡了我的全部精力和樂觀情緒。我無法想象它對于朱莉婭的意義。盡管醫院在幫助和照顧朱莉婭,但醫院也是所監獄,將朱莉婭困于其中。
 
  “馬克,我認為情況糟糕透了,就算朱莉婭離世也不會這樣。”岳母趕來后,有點難以接受現在的情形,“我們探視的人不是我女兒,不知道她還能不能回來。”
 
  我無言以對,我愛的那個人已不在了,取而代之的是一個神經兮兮、性情古怪的陌生人。每天晚上我都在撕開傷口,并花費整整一天嘗試將它縫合,這種感覺令人作嘔。
 
  在長達8個月的時間里,朱莉婭經受著抑郁、自殺、嗜睡及失控的折磨。她沒辦法聽從醫囑,所以只能由我來全力配合醫生。
 
  為了讓妻子冷靜下來,我迫使自己成為精神病患者的杰出老公。什么對朱莉婭的病情有利、什么不利,我都一一記錄,讓朱莉婭遵守。吃藥時,我要看著朱莉婭將藥片吞下去,然后檢查她的口腔,以確定她未將藥片藏在舌頭下面;護士打針時,我不得不把她壓在床上,讓護士在她的臀部注射。
 
  這種做法使我們之間變得不平等,令人不安。如同在學校中對待學生一樣,我對朱莉婭行使著權威。我安慰自己說,我來做這些事會比朱莉婭做得更好,我認為她應該服從我的控制,做個乖孩子。但事與愿違,精神病患者很少對別人言聽計從。所以當我說“把藥吃了”或“去睡覺”時,她的反應很糟糕,常常大吼“閉嘴”或“滾蛋”。
 
  我本來應該向著朱莉婭,但通常我與醫生站在同一戰線。
 
  再次失去妻子
 
  經過近一年的治療,朱莉婭的情況穩定下來。醫生批準她出院,但叮囑她必須繼續吃藥。我感覺噩夢已經結束,雖然仍需要小心翼翼,我卻迫不及待地帶著朱莉婭回歸正常生活。
 
  我們去海灘上迎風漫步、卿卿我我,甚至恣意打鬧。朱莉婭急不可待地參加各種工作的面試,最終得到一個比住院前更好的職位。
頂一下
(1)
100%
踩一下
(0)
0%
------分隔線----------------------------
欄目列表
电子游戏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