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楓軒原創文學網 - 純凈的綠色文學家園 !

雨楓軒

尋夢(衛斯理系列)

時間:2012-02-24來源:網友提供 作者:倪匡 點擊:

   第一章 一個不斷重復的怪夢


    楊立群感到極度不安和急躁。令得他焦躁不安的,不是他昨天決定的一項投資,在二十四小時之后,看來十分愚蠢,一定要虧蝕;也不是因為今天一早,就和妻子吵了嘴,更不是因為辦公室的冷氣不夠冷。
    令楊立群坐立不安的是那一個夢。
    每一個人都會做夢,楊立群也不例外,那本來絕不值得急躁。而且,楊立群不是容易坐立不安的人,他有冷靜的頭腦,鎮定的氣質,敏銳的判斷力,豐富的學識,這一切,使得他的事業,在短短幾年之間就進入顛峰,而這時,他才不過三十六歲,高度商業化社會中的天之驕子,叱吒風云,名利兼具,是成功的典型,社會公眾欣羨的對象。
    要命的是那個夢!
    楊立群一直在受這個夢的困擾,這件事只有他一個人知道,從來也沒有對任何人說過。所以,他的女秘書拿著一疊要他簽字的文件走進來,忽然聽到他大喝一聲:“快出去!別來煩我!”時,嚇得不知所措,手中的文件全都跌倒了地上。
    楊立群甚至煩燥得不等女秘書拾起文件,就一疊聲喝道:“出去!吵吵吵吵吵!”
    當女秘書慌忙退出去之際,楊立群又吼叫道:“取消一切約會,不聽任何電話,一直到再通知!”
    女秘書睜大了眼,鼓起了勇氣:“董事長,上午你和……廖局長約會……”
    楊立群整個人傾向前,像是要將女秘書吞下去一般,喝道:“取消!”
    女秘書奪門而逃,到了董事長室之外,仍然在喘氣,因為剛才楊立群的神態,實在太可怕了。不但神態可怕,而且女秘書還可以肯定,一定發生了極不尋常的意外。和廖局長的約會,是二十多天之前訂下的,為了能和廖局長這樣對楊立群企業有著直接影響力的官員會面,女秘書知道,楊立群不知托了多少人,費了多少精神,這是近半年來,楊氏企業公司董事長一直在盼望的一件大事。可是如今,董事長楊立群卻吼叫著:“取消!”
    女秘書抹了抹汗,去奉行董事長的命令。
    她決計想不到,楊立群如此失常,全是為了那個夢!
    楊立群是甚么時候開始做這個夢的,連他自己也記不清楚了。
    他第一次做這個夢,并不覺得有甚么特別,醒來之后,夢境中的一切雖然記得極清楚,一個七八歲的小孩子做了夢之后,不應該保持這樣清醒的記憶,可是這個夢卻不同。
    楊立群在那個年紀的時候,除了那個夢之外,自然也有其他各種各樣的夢,別的夢,一醒來就忘記了,而這個夢,他卻記的十分清楚。
    正因為他將這個夢記得十分清楚,所以,當這個夢第二次又在他熟睡中出現,他立即可以肯定:我以前曾做過這個夢。
    第一次和第二次相隔多久,楊立群也不記得了,可能是一年,也可能是大半年,也可能超過一年。以候,又有第三次,第四次,一模一樣的夢境,在夢境中,他的遭遇一次又一次的重復著。
    漸漸長大,同樣的夢,重復的次數,變的頻密。楊立群可以清楚的肯定,當他十五歲那年生日,接收了一件精致的禮物:一件十分精美的日記簿,他就有了記日記的習慣。于是,重復一次那個夢,就記下來了,他發現,第一年,做了四次,第二年,進展為六次,接下來的十年,每個月一次,然后,情況變的更惡劣,同樣的夢,出現的次數更多,三十歲以后,幾乎每半個月一次,而近來,發展到每星期一次。
    每個星期一次,重復著同樣的夢境,這已足以令人精神崩潰,尤其是這個夢的夢境,極不愉快,幾乎在童年時,第一次做了這個夢之后,楊立群就不愿意再做同樣的夢。
    但是,近一個月來,情況更壞了,到最近一個星期,簡直已是一個人所能忍受的極限。由于完全相同的夢境,幾乎每隔一晚就出現,以致楊立群有分裂成兩個人的感覺:白天,他是楊立群,而晚上,他卻變成另一個人,有著另外的遭遇。
    前晚,楊立群又做了同樣的夢。
    昨晚,楊立群在睡下去的時候,吞服了一顆安眠藥,同時他在想:今晚應該可以好好睡一覺了,昨天才做過同樣的夢,今晚不應該再有同樣的情形,情形到了隔一天做一次同樣的夢,已經夠壞了,不應該每天晚上都做同樣的夢。當楊立群想到了這一點時,他甚至雙手合十,祈求讓他有一晚的喘息。
    可是,他最害怕出現的事,終于出現了。那個夢,竟然又打破了隔一天出現的規律,變成每天晚上都出現。
    昨晚,當楊立群在那個夢中驚醒之際,他看了看床頭的鐘:凌晨四時十五分——多少年來,幾乎每一次夢醒的時間全一樣。楊立群滿身是汗,大口喘著氣,坐了起來。
    他的妻子在他的身邊翻了一個身,咕噥了一句:“又發甚么神經病?”
    楊立群那時緊張到極點,一聽到他妻子那么說,幾乎忍不住沖動,想一轉身,將雙手的十根手指,陷進他妻子的頸中,將他的妻子活活掏死!
    盡管他的身子發抖,雙手手指因為緊握而格格作響,他總算強忍了下來。從那時候起,他沒有再睡,只是半躺著,一枝接一枝吸著煙。
    然后,天亮了,他起身,他和妻子的感情,去年開始變化,他盡量避免接觸他妻子的眼光,同時還必須忍受著他妻子的冷言冷語,“包括甚么人叫你想了一夜”之類。
    那令的楊立群的心情更加煩躁,所以當他來到辦公室之后,已到了可以忍受的極限。
    當女秘書倉皇退出去之后,楊立群又喘了好一會氣,才漸漸鎮定下來。
    他的思緒集中在那個夢上。
    一般人做夢,絕少有同樣的夢境。而同一個夢,一絲不變地每一次都出現,這更是絕少有的怪現象。
    他想到,在這樣的情形下,他需要一個好的心理醫生。

頂一下
(34)
72.3%
踩一下
(13)
27.7%
------分隔線----------------------------
發表評論
請自覺遵守互聯網相關的政策法規,嚴禁發布色情、暴力、反動的言論。
評價:
用戶名: 驗證碼: 點擊我更換圖片
电子游戏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