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楓軒原創文學網 - 純凈的綠色文學家園 !

雨楓軒

逃離你的溫柔鄉

時間:2015-05-05來源:網友提供 作者:宋明 點擊:
  
  我和徐濤是在舞廳里認識的,他是我所 在城市里的一個白手起家的老板,有好 幾家餐廳,電視臺里經常播放他酒家的 廣告。他比我大20多歲,所以每次對 他的邀請,我總是很樂意。
  
  我跳舞是為了減肥,而不是交際,一般 對年長的男人,我是比較放心的。雖然 我已經30出頭了,但是徐濤總是叫 我“小女孩”,可見我們不會讓人往壞處 想。清白,一直是我的生命。再說了, 丈夫對我那么好,我沒有必要弄臟自己 的臉。
  
  去年中秋過后的一個晚上,丈夫因為官 場上的事有些消沉,與人應酬喝得醉醺 醺回來,便找我出氣,說我什么都幫不 了他……我也只是一個普通職員,我能 怎么樣等丈夫睡了,我跟婆婆說要出去 散散心,就來到老地方跳舞。
  
  天下著小雨,我沒有帶傘。我喜歡秋天 的清冷,涼絲絲的雨點很提神。熱浪起 伏的舞廳里,我一眼就看到了徐老板, 他用那兩根夾煙的手指示意我到他身邊 的位置,這是很熟悉的招呼動作。奇 怪,今天晚上我覺得特別曖昧,但是我 還是徑直向他走去。
  
  “你的肩膀濕了。”與他搖著舞步的時 候,他輕輕地說,“來,靠近我一點 兒,你冷嗎?”我沒有拒絕,任由他托 著腰滿場飄。突然,我覺得他有一種強 有力的東西令我迷醉,而丈夫好像從來 沒有給過我這種疑似霸道的魅力。
  
  想到這里,我身體不由自主地顫了一 下,我有些害怕。他剝了一個毛豆給 我。我接了,咬著,很香。
  
  “柳,今天是我生日,要不陪我去酒吧 喝一杯?”說著,他起身拿衣服,語氣 好像不容置疑。
  
  “哦,生日快樂!”我慌不擇詞,更不懂 得拒絕,就這樣跟他走了。
  
  坐在他車上,雨下得更大了,我有些后 悔。他似乎看出我的心思,回頭 問:“如果不方便的話,我這就送你回 家。”我說:“好吧,明天孩子還要上 學,我得早起為他做飯。”離我家500 米左右的巷口,他停了下來,讓我下 車,同時遞給我一把傘:“你走好!”我 驚訝地問:“你怎么知道我家住這里?”
  
  他笑了:“我是個有心人。”我站在雨中 問正在給車掉頭的他:“為什么不送我 到家門口?”
  
  “因為我心里有鬼!”他憂郁地說,然后 搖上車窗,絕塵而去。
  
  開門回到自己的家,丈夫的呼嚕聲很 響,他蜷著身子,一副無助的樣子。我 有些不安,給他蓋了被子,然后做了一 夜的夢。
  
  我以為這一切就過去了。然而,這天傍 晚,我在去接讀二年級的兒子回家的路 上,再次邂逅了他。
  
  在我們等公交車的時候,他突然停在我 們視野里,搖下車窗:“嗨,好久不 見,上車吧。”本想拒絕,可是他后面 有公交車在拼命按喇叭,在眾目睽睽之 下,我只好坐上去。他轉身遞給我兒子 巧克力時,突然一輛摩托車橫撞過來, 徐濤躲閃不及,他的寶馬就這樣受了重 挫,還好沒有傷到人。
  
  正是下班高峰期,那摩托覺得自己理 虧,掉頭就跑,我讓徐濤趕快追去,他 一笑:“算了,只要你們沒有事就好, 就當破財消災好了!”我很不安,便提 出下車,叫他把車開到修理廠去。他仍 然笑著,不當一回事,堅持把我們母子 送到家,而且是直接開到我家樓下。我 笑問:“怎么這次光明正大了?”“因為 有你兒子在。”他下車開門時,我看到 他曖昧的眼神,心里不禁一震。
  
  回到家,我有些心神不寧,總覺得對不 起他,于是主動給他發了一條短訊:非 常抱歉,謝謝你的厚愛。很快他回了一 個:我喜歡這個“后”愛!就這樣我們互 相糾正地發下去,沒完沒了。
  
  我愛上了這個游戲,有張有弛,沒有越 雷池一步。他仿佛是我心里的間諜,我 想什么,他總會猜個十不離九,這是我 所期待的,因為我先生是不會去了解我 的心思的。有一次,我穿了一件幾年前 與他一起在香港買的風衣,他還奇怪地 問:“怎么又買新衣服了?”可見他是那 么地忽略我!而徐濤總是很細心,他甚 至會從我指尖的溫度來判斷我是否來了 例假,這令我受寵若驚。神不知鬼不覺 地過了大半年。這晚舞廳里特別暗,我 們搖著身體,漸漸熱了。他越摟越緊, 我呼吸困難卻無法抗拒他的手,那是一 雙陌生而不安分的手。一曲又一曲,如 同大海里一葉扁舟隨波逐流,我幾乎全 身依在他懷里……他貼著我的耳朵 說:“我們去開鐘點房吧!”就這么一句 話,如雷霆萬鈞,我本能地退了一 步:“不,不可以的!”可是,我的身體 還是深陷他的懷里,不能自拔。
  
  在車上,他又開導說:“我們都是成年 人,會做得天衣無縫的。你就這么狠心 拒絕我的熱情?”
  
  車拐了個彎就到了一家三星級賓館門 口,“寶貝,我們下車吧!”恍惚中,我 跟著他到了9樓。
  
  奇怪,他怎么通行無阻,直接掏出門 卡,進去了。
  
  “這是你的……”還沒等我問完,他靠了 過來:“是的,這是我們的溫柔鄉。”
  
  我聞到一種復雜的女人的香艷氣息。 “你經常帶女人來這里?”我警惕并莫名 地吃醋起來。
  
  答案是肯定的,但是,他沒有正面回 答,只是說:“我先去浴室洗,你喝點 飲料吧,寶貝!”他非常自信。就在這 時,我仿佛大夢初醒,哪怕我做他的情 人,居然也不是唯一的!我打了個寒 戰,然后決定轉身離去。
  
  就在這時他披著浴袍熱騰騰地從后面抱 住我,巧的是我的手機也響了,一看是 娘家打來的,我謊稱是丈夫打來的。聽 到這,徐濤觸電似的住手了,我莫名地 生出一種幸災樂禍的快感,他是膽小 的。
  
  我開門的剎那,差點撞到了一位女服務 員,她手里正拿著一張掛牌“請勿打 擾”。哦,連服務員都知道我和他會在 里面做些什么,看來這也是例行給熟客 的服務項目之一。
  
頂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線----------------------------
欄目列表
电子游戏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