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楓軒原創文學網 - 純凈的綠色文學家園 !

雨楓軒

蘆花鞋

時間:2019-05-25來源:網友提供 作者:曹文軒 點擊:
青銅葵花(全文在線閱讀)   >   第四章 蘆花鞋 
 
  使大麥地人感到奇怪的是,小女孩葵花一夜之間就融入了那個家庭,甚至還要更短暫一些——在她跨進青銅家門檻的那一刻,她已經是奶奶的孫女,爸爸媽媽的女兒,青銅的妹妹。 
 
  就像青銅曾是奶奶的尾巴一樣,葵花成了青銅的尾巴。 
 
  青銅走到哪,她就跟到哪。幾乎沒有用什么時間,葵花就能與青銅交流一切,包括心中最細微的想法,而且這種交流如水過平地一般流暢。 
 
  悠閑的或忙碌的大麥地人,會不時地注目他們: 
 
  陽光明亮,空曠的田野上,青銅帶著葵花在挖野菜,他們走過了一條田埂又一條田埂。有時,他們會在田埂上坐一會兒,或躺一會兒。往回走時,青銅會背上一大網兜野菜,而葵花的臂上也會挎一只小小的竹籃,那里頭裝的也是野菜。 
 
  下了一夜大雨,到處都是水。 
 
  青銅、葵花,一人穿著蓑衣,一人戴著一個大斗笠,一人拿著漁網,一人背著魚簍出了家門。雨絲不斷,細細地織成銀簾。那么大的田野,就他們兩個。天空下,是一片濕漉漉的安靜。他們走走停停,停停走走。一會兒,青銅不見了——他下到水渠里用網打魚去了,只見葵花一人抱著魚簍蹲在那里。一會兒,青銅又出現了——他拖著網上來了。兩個人彎腰在撿什么?在撿魚,有大魚,有小魚。或許是收獲不錯,兩個人都很興奮,就會在雨地里一陣狂跑。青銅跌倒了——是故意的。葵花見青銅跌倒了,也順勢跌倒了——也是故意的。回來時,那魚簍里盡是活蹦亂跳的魚。 
 
  兩個人常去那片葵花田。 
 
  那些葵花都已落盡了葉子落盡了花,葵花田顯得疏朗起來。一只只葵花餅上,擠滿了飽滿的葵花子。或許是因為這葵花餅太重,或許是它們實際上已經死了,它們一株株都低垂著腦袋,無論陽光怎么強烈,它們再也不能揚起面孔,跟著太陽轉動了。青銅是陪著葵花來看葵花田的。他們會長久地坐在葵花田邊的高處。看著看著,葵花會站起來,因為她看到了爸爸——爸爸站在一株葵花下。青銅就會隨著她站起來,順著她的目光向前看——他只看到了一株又一株的葵花。但青銅卻在心里認定,葵花確實看到了她的爸爸。大麥地村,也有人說過曾在月光下的葵花地里看到過葵花的爸爸。誰也不相信,但青銅卻相信。每當他從葵花的眼中看出她想去葵花田時,就會放下手中的一切,帶著她走向葵花田。 
 
  白天、夜晚,晴天、陰天,總能見到他們。青銅一身泥水,葵花也會一身泥水。 
 
  兩個小人兒在田野上的走動、嬉鬧,會不時地使大麥地人的心里蕩起微微的波瀾。那波瀾一圈一圈地蕩開去,心便濕潤起來,溫暖起來,純凈與柔和起來。 
 
  入秋,天光地凈。 
 
  野了一個夏天的孩子們,忽然想起,再過幾天,就要開學了,就更加發瘋一般地玩耍著。 
 
  大人們已開始在心里盤算著孩子開學后所需要的各種費用。雖然數目不大,但對大  
 
  麥地的大多數人家來說,卻是一筆非同小可的開支。大麥地的孩子,有到了上學年齡就準時上學的,也有的到了上學年齡卻還在校外游蕩的。那是因為家里一時拿不出錢來,大人們想:就再等一年吧,反正就是為了識幾個字,認識自己的名字就行了。就依然讓那孩子一邊傻玩,一邊打豬草或放羊放鴨。有些孩子耽誤了一年又一年,都到了十歲、十幾歲了,眼看著再不上學就不能再上學了,這才咬咬牙,讓孩子上學去。因此,在大麥地小學,同一個班上的孩子,年齡卻懸殊很大,走出來,大大小小的,高高矮矮的,若站一條隊伍,特別的不整齊。還有些人家干脆就不讓孩子上學了。也有一些延誤了幾年的孩子,大人本有心讓他上學的,他自己卻又不愿意了。他覺得自己都長那么高了,還與那些小不點兒混在一起讀一年級,實在不好意思。大人們說:“長大了,可別怪家里沒有讓你念書。”也就由那孩子自己去決定他的前途了。上了學的,也有讀不安穩的——欠學費,學校在不停地催要。若多少次點名之后,還不能將所欠的學費交齊,老師就會對那孩子說:“搬了你的凳子,回家去吧。”那孩子就在無數雙目光下,搬了凳子,哭哭啼啼地回家去了。也許,他因為補交了學費還會再回來讀書,也許就永遠不再回來了。 
 
  這些天,青銅家的大人們,每天夜里都睡不好覺。沉重的心思,壓迫著他們。家里原先是準備了一筆錢的,那是讓青銅進城里聾啞學校讀書用的。青銅已經十一歲了,不能再不去讀書了。城里有個遠房親戚,答應青銅可以在他家吃住。可葵花已經七歲,也到了上學年齡了。這里的人家,有些孩子,五歲就上學了。說什么,也得讓葵花上學去。 
 
  爸爸媽媽將裝錢的木盒端了出來。這些錢是一只只雞蛋換來的,是一條條魚換來的,是一籃籃蔬菜換來的,是從他們嘴里一口一口省下來的。他們將錢倒出來,數了又數,算了又算,怎么也不夠供兩個孩子同時上學。望著這一堆零碎的、散發著汗味的錢,爸爸媽媽一籌莫展。 
 
  媽媽說:“把幾只雞賣了吧。” 
 
  爸爸說:“也只有賣了。” 
 
  奶奶說:“雞正下蛋呢。賣了也不夠。再說,這家里以后用錢,就靠這幾只雞下蛋了。” 
 
  媽媽說:“跟人家借吧。” 
頂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線----------------------------
發表評論
請自覺遵守互聯網相關的政策法規,嚴禁發布色情、暴力、反動的言論。
評價:
用戶名: 驗證碼: 點擊我更換圖片
电子游戏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