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楓軒原創文學網 - 純凈的綠色文學家園 !

雨楓軒

玩的就是心跳(第一章)

時間:2019-11-21來源:網友提供 作者:王朔 點擊:
玩的就是心跳(全文在線閱讀) >    第一章

  夜里我和幾個朋友打了一宿牌。前半夜我倍兒起“點”,一直浪著打。后半夜“點”打盡了,牌桌上出了偏牌型,鐵牌也被破得稀哩嘩啦,到早晨我第一個被抽“立”了。我走開想瞇一會兒,可腦子亂哄哄的既清醒又麻木,一閉眼就出現一手手牌型,睡也睡不著。這時院里收發室打來一個電話,說有我電報叫我去取。我懶得去就叫他在電話里把電報念一遍。
 
  電報是從南方一個城市打來的,內容是“我友某某偕某某乘某日某次列時車到京新婚旅行望接望熱款待如款待我本人”,落款“明松”。
 
  我撂下電話就沖拿著一手“拒人”牌美滋滋地邊喝茶邊勸要“推”牌的莊家“打下去”
 
  的吳胖子抱怨:“準又是你干的屎事,你在外地誘完妞兒,全留我的地址,你塌實了人家有事全撲我來了——我受得了么?”
 
  “別賴我,啊,”吳胖子問清了電報落款說,“我哪認識過敢叫‘明松’的人。你自己一出門就瞎宿舍瓷,逮誰給誰留地址,是人不是人就跟人家拍胸脯:以后北京有事盡管找我。得,人家真找來了——你又傻了。”
 
  我問在座的幾位誰還記得“明松”是誰,大家都說不知道。“哪有好人叫這種名字。”
 
  劉會元一邊凸著牌一邊說,“明松不認得,‘明燈兒’倒認識幾個。”
 
  大家樂:“愛誰誰誰吧,甭搭理他完了。”
 
  “那哪成?”我說,“還不知道新娘子長什么模樣哪能就完了?”
 
  “黑心!”大家說,“——狠!”
 
  我樂著去找列車時刻表,查出那次列車到站時間——還有一小時就到了,忙去穿鞋換衣服。
 
  “要是有人或電話找我就說大帥康臨時有個會我去了,有事到那兒找我。”
 
  “皮褲衩穿了么?別到那兒警衛不讓進。”
 
  “要是男的我們給丫打出去,要是女的我們可就當場沒收。”
 
  我在鞋盒子蓋上寫了幾個粗字,全是方言。舉著它迎著人流在車站口。出站的和接人的路過我身邊都看我,就象看傻子。房屋上,我也的確傻,頂著凜冽的寒風在車站廣場站了兩個小時也沒人前來相認。車站在秩序比我想像的還要混亂些很多列車點,那些早晨就該到站的列車這時正陸續到站,和中午正點到達的列車混在一起。各車次的旅客潮水般地同時出站,根本沒法根據車站預告判斷那些人是你要摟的那次車,只好一撥撥地問。我把鞋盒蓋舉到每一對看上去比較體面的青年男女面前,并用熱切、期待的工看著他們,最后甚至不再挑剔他們的長相,就是女的丑些也湊上去,仍然一無所獲。我已經精疲力竭了,這時遇到一個朋友,他來接女友。
 
  他指點我去看一下車站懸掛的到站列車時刻表,我才發現我在家看的那本列車時刻表是過期的,按新的刻表,我接的那班車還有兩個小時才到站。
 
  兩個小時比較討厭,如果回家的話到家喘口氣兒就得往回踅,如果站在廣場干等又實在漫長不堪忍受。我出來穿得很厚,這時已被寒風吹透,腳趾頭都麻了。我得找個暖和的地方吃點東西。彼時正是吃午飯的時候,車站附近所有的飯館都擠滿了人,嘈雜喧囂搶飯似的。
 
  桌上堆著一摞摞油膩腌的剩碗盤,湯菜汁漫席橫流,那股味一掀棉簾子能頂人一跟頭。于是我坐了一站車,到崇文門一帶的繁華街面找館子文兒的館子這時候人也很多,但秩序井然,餐具和食物也還大致干凈,價格稱貴但看上去起碼不惡心不熏腦漿子,我在一家店堂明亮溫暖的快餐店吃一盤所所謂的意大利面條,喝了碗所謂的美國湯,然后買了罐真正的中國啤酒坐在靠窗的座位泡時間。鄰座一伙也在喝酒泡時間的男女中的一個男的沖我點頭,我也沖他點頭,他拉開一張空椅請我過去,我端著自己的酒笑著走過去坐在他們一桌沖所有人點頭。
 
  “你最近干嗎呢?”那男的笑著問我。
 
  “沒干嘛印度洋沒事。”我也笑著問他,“你干嗎呢?”
 
  “也沒事。”那男的說,“好久沒見,聽說你最近一直在南邊。”
 
  “喔喔。”我含糊其辭地應著,盯著同桌一個頗有姿色的姑娘看,她正跟旁邊一個大胡子男人調笑。
 
  “聽說你發了,大把的錢。”
 
  “沒有沒有。”我看第二個姑娘,覺得她長相一般。
 
  “發了就發了嘛,別不好意思。”
 
  “哪兒的話,發了成還有什么不好意思的——我倒想發,發了我還在這兒坐著?”第三個姑娘象個凍柿子霜里透紅。
 
  “你這人沒勁,跟哥們兒不說實話。”
 
  “真的真的。”我收回目光,看那男的。
 
  “人家都見你了,拎著一皮包錢在廣州開房間,就上個月,是不是譚麗?”那男的對那個頗有姿色的姑娘說。
 
  那姑娘正眼瞧瞧我:“你就是萬言。”
 
  “這倒沒錯時我嬉皮笑臉。
頂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線----------------------------
欄目列表
电子游戏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