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楓軒原創文學網 - 純凈的綠色文學家園 !

雨楓軒

親愛的同桌走了(1)

時間:2019-11-17來源:網友提供 作者:郁雨君 點擊:
一朵花開的時間(全文在線閱讀)> 第4章 親愛的同桌走了 (1)

  過了一周,語文卷子發下來了,哈小茜的作文得了個平平的分數。

  不過,林Sir好像很重視她打瞌睡的原因,她調查思考了好久,最后得出一個結論:教室空間太小太封閉,四五十個學生擠在一起,難免空氣質量不佳,缺氧導致了昏昏欲睡。

  在這個科學的結論下,高一(六)班的教室窗門一律打開。正好天氣突然輕涼,直接導致了另一個結果:很多人感冒了。一時怨聲載道,都罵是哈小茜惹的禍。

  很快就到星期三了,天氣特別晴朗。仿佛錦上添花,學校下午又組織觀看國產青春片《花兒怒放》,據說是教委壓下的任務。奇怪的是班里的女生個個歡天喜地,那種表情,哈小茜只在F4來開演唱會時看到過,這叫她想起一個詞兒:喜悅縱橫。

  哈小茜隨著人流心不在焉地入場,聽旁邊的女生說起那個男主角路笛的發型和仔仔的發型到底誰更酷,因為她們早就在家里把這部影片的盜版VCD揣摩了一遍又一遍。

  據古柯葉說,最迷的就是朵朵和她的跟班宋頌,他們可以一個周末不睡覺,咬著爆米花流著口水把路笛的鏡頭反復重放。

  “當心你也迷上那個叫路笛的小子!”哈小茜開玩笑。

  “啊哈,天地為證,我的心里只有古天樂一個!”古柯葉這話哈小茜真信。古柯葉的名字就是證明,分別是她生命里最最重要的三個人的姓:第一是古天樂。第二是她老爸,手藝一流的按摩師。第三嘛,就是她那對她百依百順的老媽了。

  明明可以對號入座,女生們還是爭先恐后。古柯葉正好被擠到朵朵的旁邊,兩個多少有點勢不兩立的美女此刻并排,哈小茜乘機做了個比較。

  在她眼里,古柯葉比朵朵好看。雖然在女孩中間她高得有點突兀,可身材很結實,圓臉上嘴唇線條分明,像畫出來的一樣。而且,她有一種越不在乎越漂亮的勁兒。不像朵朵,下頜尖尖,膚色白里透紅,最有資格被說成面若桃花,還要拼命打扮,從頭到腳塞滿了“形容詞”。

  電影開始一會兒,古柯葉溜走了,她轉到二號廳去看《河東獅吼》,看古天樂怎么被張柏芝欺負。哈小茜睡著了,電影院里的氣氛和光線實在是太適合睡覺了。

  她是被身邊的朵朵尖聲叫醒的:“哈小茜,你實在是太過分了!”

  “怎么了?”她揉揉眼睛。

  “這么好看的電影,你居然可以睡著?”

  “還發出噪聲騷擾我們!”宋頌跟著責備。

  哈小茜只好強打精神,勉強看了幾眼。她只記得眼淚在一個男生狹長幽深的眼睛里兜兜亂轉(是個特寫鏡頭),就是不落下來。她等得不耐煩了,就把眼睛閉上了,養神,不睡。她聽見一個低沉的男聲在表白:

  你知道嗎?每個女孩都是一朵花,花蕊的最深處住著一個王子。如果女孩子把自己緊緊關閉起來不開放,就永遠不知道王子住在她的心里面。現在你試著開開看看,里面到底是誰,是誰?

  “就知道是你嘛,明知故問!”哈小茜覺得好做作,一歪頭,繼續睡覺。

  是古柯葉扯著耳朵把她叫醒的。

  “那邊完了?”哈小茜伸了個懶腰。

  古柯葉沉重地點頭:“完了。”

  “怎么啦?”

  “范冰冰輸,張柏芝贏!”

  “他呢?”

  “被扁得好慘!我不喜歡他這么搞笑。他演楊過才帥呢。”

  “路笛最后的pose要多帥有多帥!”那邊宋頌挽著朵朵的手,兩人像看怪物一樣地看著哈小茜。宋頌丟下四個字:“不可救藥!”

  “全是‘花癡’!”古柯葉馬上還嘴。

  “說誰呢?”齊刷刷一片聲音,除了同一個班級里的朵朵、宋頌,戴小桔、寧檬她們,還有其他班的不少女生,眼里全閃著冷冷的光。

  “放心好啦!”古柯葉一抱拳,嘻嘻一笑,“我和哈小茜棄權,他不是我們喜歡的那種類型。”

  “那你剛剛罵誰是‘花癡’?”朵朵逼問。

  “誰轉身誰就是了!”古柯葉聳聳肩膀。

  “好啊,敢罵我們?”黑壓壓的一群人沖過來了。

  “你怕不怕?”古柯葉低聲問。

  “怕什么?”哈小茜抖擻精神,和古柯葉背靠背。

  “這我就放心了!”古柯葉嘆一口氣說。

  “女生何苦為難女生呢?”她跳到凳子上,大聲宣布,“其實我們全是‘花癡’,因為、因為我也有那種被電到的感覺。明明知道是虛幻,還是甘心情愿,拼了命想做他的女主角。明明知道不可能,還是掛牽著他的一舉一動,所有關于他真真假假的傳聞,都牽扯著神經末梢。花癡花癡,真是眼也花了人也癡了。”

  像水澆在火苗上,她們突然不再咄咄逼人。相反,好像回過神來,臉上盡是揭了疤的疼,眨眼一散而空,只有朵朵她們不認賬,氣咻咻丟下一句:“你們倆才是一對‘白癡’加‘花癡’!”

  “好好好,那就bye-bye了,‘花癡’平方!”古柯葉反應奇快。

  這回她們沒顧得上再斗嘴,戴小桔帶來一個驚人的好消息:有一百名觀眾可以憑票根得到《花兒怒放》的演員簽名照。

  朵朵和宋頌尖叫一聲,沿著長長的過道,火箭一樣一同發射出去。

  戴小桔快要哭了:“我的票根不見了!”

  哈小茜忙掏口袋:“我這里有!”

  “快點快點!”戴小桔短短的腿一跳一跳。哈小茜才摸出來,已經被她一把抓過去,飛速地去兌換照片了。

  出了影院,陽光燦爛,朵朵她們個個如愿以償,歡天喜地湊在一起欣賞帥哥的簽名照。

  “哇,他居然敢這樣穿!上身中裝,下面扯出毛邊的牛仔褲和NIKE戰靴,特別不搭的幾樣東西,穿在他身上照樣好看得要死!”

  “路笛的嘴唇好美,像飽滿的長長的毛豆莢!”

  “哦,字也好好看,連起來像在跳啪啦啪啦舞哦。”

  “開心個鬼!”古柯葉吐吐舌頭,告訴哈小茜,“我轉場子的時候,親眼看見那些個簽名,全是賣票的那個男人簽的,一邊簽還一邊挖鼻孔呢。惡心死了!”

  那邊朵朵尖叫起來:“戴小桔你惡心!”

  “咦,我親他照片,關你什么事了!”

  “也不看看自己配不配?”朵朵不屑一顧,“臉上的雀斑多得造反,做粉絲也要講點本錢嘛!”

  “你有什么本錢?”

  朵朵甩出一張二十元紙幣:“賣給我!”

  戴小桔結巴了:“什……什么意思?”

  朵朵把紙幣塞進呆了的戴小桔手里,搶過照片,刺啦,一撕為二,臉上笑嘻嘻的:“我不允許有人用口水臟了我的路笛!”

  古柯葉拉起哈小茜就跑:“再看下去我就要嘔吐了。”

  離開那群大腦發燒的人,哈小茜和古柯葉兜到淮海路上的超市。古柯葉說:“走,進去看看!”

  古柯葉興致勃勃,左看右看。哈小茜心不在焉,跟在同桌的后邊傻傻地問:“哎,我是不是情感麻木?連‘嘔像’都沒一個。”

  “啊哈,”古柯葉喜歡這樣叫小茜,顯得又親切又調皮,“其實你有一個最最偶像的弟弟!”

  “哦?”

  “哈利·波特!”

  “瞎說什么呀!”

  “姓哈的全是了不起的人,土耳其國家隊的哈克·蘇坎,還有今年的黑人影后哈莉·貝瑞……”古柯葉滔滔不絕。

  哈小茜低著頭說:“反正我最最差勁了,又難看,讀書又不好,又沒有人緣,一天到晚只曉得睡大覺!”

  “胡說!你可愛、單純、善良,還有,你笑起來真的好有感染力,睡著的樣子也很甜美。看看,這個抱枕喜不喜歡?”古柯葉遞給她一個小巧玲瓏的枕頭,做成骨頭形狀,圖案是可愛的史努比正趴在狗窩上打鼾。

  “還行!”

  “我要啦!”古柯葉拍拍手,繼續搜羅,購物籃里很快扔進了不少東西。

  結賬的時候,收銀員飛快地一樣樣報著貨名:“史努比抱枕,印度純薄荷油,虎牌清涼油,邦迪創可貼,漁夫之寶強力口香糖……”

  結完賬,古柯葉把滿滿一袋子東西塞給哈小茜:“統統歸你啦!”

  “你發財了?”哈小茜很驚訝,明明圣誕節沒到,古柯葉怎么扮起圣誕老人的角色來了?

  “雖然你經常呼呼大睡,有時很悶,可我還是會想你的。”古柯葉突然用手背捂住嘴巴,眼圈紅了,接著又笑了,“知不知道,你每天午睡起來,額頭上都有一道課桌邊的印痕,抬頭紋一樣,難看死了。記住要用這個抱枕哦,小姑娘睡也要有睡相嘛!”

  哈小茜嚇一跳,拉住古柯葉:“你……你什么意思啊?”

  古柯葉不接她的茬,繼續開她的“無軌電車”:“薄荷精油醒腦還是最管用的,不過不能上來就用,要循序漸進,先涂清涼油,再嚼口香糖,最后抹精油。”

  “要是有人欺負你,不要逆來順受。大不了打上一架,人家下次就不敢欺負你了!創可貼我都給你準備好了。”

  哈小茜一臉不明白地看著她的好友。

  古柯葉突然抱住哈小茜:“啊哈,我要轉學了。沒有我你怎么辦,怎么辦?”

  哈小茜嘴巴張著,看著她的同桌,唯一的“死黨”,喃喃道:“怎么講,怎么講啊?”

  “我想,好歹熬過期中考再說。”古柯葉稍微平靜下來,一點點說出轉學的原因。

  古柯葉家是那種沿街的門面房,在老城區,地勢很低,一到大雨天,就要往外排水。古柯葉家門口掛著“老柯推拿”的牌子,老爸雖說是個盲人,可靠著祖傳的推拿技術,一家人過得還算湊合。

  兩個美國回來的服裝設計師看中了那的地段和她家的老房子,準備改成很有風格的服裝設計室,連竹椅、竹凳和箍著銅的老腳盆都要了下來,拿她們在浦東的高層公寓房跟柯家來換。老爸最終還是答應了。她們還為老柯介紹了不少外國朋友和高級白領的顧客,老柯住得舒服,收入也高了,何樂而不為呢?

  這幾天,古柯葉天天擺渡來上學,明天是浦東新學校報道期限的最后一天了。

  兩個女孩好想抱頭痛哭,可是在熙熙攘攘的街頭,她們還是拼命忍住了。她們知道,只要誰一開了頭,眼淚就會像滑了絲的水龍頭一樣,嘩嘩嘩,嘩嘩嘩,關也關不住!

頂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線----------------------------
欄目列表
电子游戏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