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楓軒原創文學網 - 純凈的綠色文學家園 !

雨楓軒

小姨多鶴(第十三章)

時間:2019-11-17來源:網友提供 作者:嚴歌苓 點擊:
小姨多鶴(全文在線閱讀) >   第十三章
 
 
  最后一次得到張儉的消息是十一月底。來了個通知要小環把棉衣準備好,送到廠里。還要一雙護膝。小環和多鶴討論:“護膝干啥用?他沒有老寒腿呀。”
  其實小環沒有特別絕望,哭過之后,她馬上勸哭不出來只渾身打顫的多鶴:這年頭誰家沒有個被關起來的人?這樓上就有兩個人被關了,又放出來了。她發現被關進去的人比關別人的人善良,她也發現關進去又放出來的人都有所長進,人品、做派都改進不少。
  小環把一床棉絮重新彈了彈,給張儉做了一件暄乎乎的大襖,就像他在東北老家穿的。面子是深藍的,領子上繡著張儉的名字,里子里繡了“春美”“張鋼”“小環”“多鶴”的小字。她把棉襖和十個咸鴨蛋打成一個包袱,用張儉的自行車推到廠保衛科。
  她擱下東西,找到了正在刻鋼板的大孩張鐵。
  “你來干啥?”張鐵問。
  小環二話不說,揪起他一條胳膊便從椅子上拖起來。張鐵“唉唉唉”地叫,小環拳頭和腳都上來了。每次她來給張儉送東西,叫大孩帶她去找小彭,大孩都拒絕。這次她例外,打一陣說不定能把姓彭的打出來。上來拉的人感覺這女人長了不止一雙手一雙腳,左邊右邊的人拉住她,她兒子肩上、屁股上照樣不斷地挨拳腳。
  果然就把姓彭的打出來了。
  “怎么在革委會辦公樓里打人呢?”彭主任說。
  “我打我兒子!等我喘口氣,我還得打我孫子!”小環微腫的眼泡飽滿一束光芒,向小彭橫射過來。
  “有話好說嘛。”小彭干巴巴地說。
  小環攏攏頭發,掏出一個鐵質煙盒,打開,里面的煙絲一頭是焦糊的,一看便知是從煙蒂里剝出來的。她又恢復抽煙袋鍋了,她一面往煙鍋里摁煙絲,一面大聲宣講起來。
  “都聽著,冤枉好人張儉的下流坯子們:我丈夫出事故那天夜里,小石本來上的是小夜班,他臨時跟人調換成了大夜班。張儉是咋預謀的?那天夜里,廠里自己發電,電力不足,關了兩盞大燈,從吊車上,咋看得清下頭走的是貓是狗?你們別當咱老百姓都是傻子,咱也知道調查調查,咱也會找證人!”
  小彭毫無表情地看著小環。小環一會兒一個媚笑,一會兒一個獰笑,一會兒一個冷笑,金牙的尖梢一明一暗。每個句子把所有人都含納進去。句號總是小彭的鼻尖、額頭、嘴唇、大大的喉結。人們頓時明白,讓眼睛很大的人瞪著不叫瞪,讓她這雙小眼睛瞪了,那才叫一瞪瞪到穴位。
  “這兒喊不了冤,我喊到市里,喊到省里!讓毛主席聽俺們喊冤去!”小環一邊說,一邊把煙灰磕在原來就很骯臟的走廊上。
  “揭老底是個時髦事兒。咱也能成立個揭老底司令部!”小環說,眼睛在眾多面孔上拉出一整條句子,句點仍是重重落在小彭臉上。“不是也有人也想搞漢奸戀愛,玩命追求日本婆兒嗎?就是沒追上,急紅了眼,急得鬧革命來了,當司令來啦!”
  小彭眼光一散,馬上被小環看見。眾多面孔已經你看我我看你了,他們聽出小環影射的是小彭,但直直地去看小彭總是難為情的。
  “別想賴。你賴得掉,見不得人的地方長的記號呢,那可賴不掉!”小環是純粹詐他。她看見小彭的臉色更差。真詐著了!
  人們開始哧哧地笑。小環覺得她的唱念做打收到叫好聲了,角兒的精氣神更加提了上來。
  “我們是隱瞞了咱家小姨的身份,怎么著吧?不隱瞞她早就遭了你們這些人的老罪了。日本女人就該受你們禍害?解放軍還優待俘虜、送日本人大烙餅吃呢!我把你們瞞住了,你們看看咋治我的罪,啊?我在家等著你們……”她走了幾步,回過頭,“彭主任,咱家又做了紅豆糯米團子,你來啊,吃吃看,是不是比你以往吃的那些更甜!”
  小環向樓梯口走,感覺她脊梁上一團冰冷,那是張鐵厭惡的絕情的目光。她不在乎自己在兒子眼里做女小丑。她要讓人知道,張家人不是一砣子肉,隨他們宰割。小彭下刀的時候,心里也該打打鼓。
  她走到廠部大樓的院子,看見一根鐵絲上搭著一溜毛巾,一端印著“招待所”幾個紅字。紅字剪下去還是挺好的毛巾。家里掙錢的人進了監獄,好幾個月都吃寡飯,沒有油鹽醬醋,更吃不起葷。能順手撈到什么就趕緊撈,缺毛巾的一天也不會遠了。
  她從鐵絲下面鉆過,懷里就抱著六塊毛巾了。她一面飛快地走,一面飛快地折疊毛巾,又飛快地把它們壓在她攏在袖口、架在胸前的胳膊下。竅門是千萬別回頭東張西望,假如有人看見你動作可疑,你東張西望也補救不了什么。她得無中生有、一分錢不花地吃、喝、穿、戴,這不容易,但費點事也辦得到。夏天的時候,她出廠子大門可就不走正路了,沿著鐵道走出去,兩頭都通田地,先拔一堆菱角秧子,再把偷捋的莧菜、鋼管菜之類藏進去。田地旁邊常常有水塘,里面都有野菱角,不走到跟前看不出她實際上是在采蔬菜,而好像是在散閑心采菱角。采夠了蔬菜,她就用頭巾把它們兜起來。四個角上露出菱角秧子。
  多鶴的工作和張儉是同時丟的。家里有資格工作的,就剩了小環。她去過許多地方申請工作:冰棒廠、熟食廠、屠宰廠、醬油釀造廠,都讓她等通知,卻都不了了之。她之所以去這些工廠申請工作,因為這些地方都肥,稍稍一涮也涮得出油水。冰棒廠的油水是古巴糖,屠宰廠總有豬下水,熟食廠更不用說了。小環腰細,偷幾節香腸,一扇豬肺,塞進腰里跟正常的腰身差不多粗。
 
  小環推著自行車從鋼廠往家走,一個五十來歲的女人挎著一筐雞蛋走來。她迎上去,仔細挑選雞蛋,一邊跟農家婆滿嘴熱乎話,叫她大妹子,說她好福相。農家婆婆嘎嘎直笑,說她都四十九了。小環心里一驚,心想她看上去至少已有六十三。挑了六個雞蛋,小環一摸口袋,說她早上上班走得急,沒帶錢包,可惜了她花的這點挑雞蛋的工夫!農家婆說生意不成交情在嘛,說不定以后還有緣見面。她正要挎著筐子離開,小環從衣服下拿出六條毛巾,上面印著紅牡丹、臭蟲血、“招待所。
頂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線----------------------------
欄目列表
电子游戏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