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請 登錄注冊
當前位置:雨楓軒> 原創長篇小說 > 青春|言情 > 古裝言情小說 > 冷王棄妃 > 正文 > 第三十四章 只如初見1
第三十四章 只如初見1



更新日期:2019-05-11 + 放大字體 | - 減小字體 本書總瀏覽量:

“怎么就你們兩人?容妃沒來?”楊葭兒笑問道。

晉王還有一位側妃司徒意容,是司徒右相的女兒。側妃,不過都是妾而已,晉王侍妾近千,她們有什么好得意的呢?真是不知天高地厚!楊葭兒內心好笑。

“王爺說,今日不能帶太多人進宮,容妃入府最晚,年紀最小。所以就不帶她來了。”紫妃柔聲道。

“她呀!一個庶女,有什么資格與我們平起平坐?難怪王爺不帶她入宮!”昭妃謝昭羅不屑地說。她向來看不起庶出之人,即使她的父親是右相又如何,還不是一名側妃?自己的父親雖是太仆,可自己是正房嫡女,她覺得自己才有資格嫁給晉王。

紫妃忙向她使了一個眼色,然后若無其事地看向前方。不遠處,與晉王交談的人,已變成了司徒右相。

“好了,我們也不要打擾楊二小姐了。紫妃姐姐,我們去那邊賞海棠吧!”謝昭羅說。本來,她們就是看見楊葭兒一直盯著晉王,看得入了神,才忍不住前來挑釁楊葭兒一番的。沒想到,說了幾句話,反倒讓自己心情不好起來。謝昭羅再不看楊葭兒一眼,帶頭邁步離去。

趙紫煙微笑向著楊葭兒稍一福禮,也跟著離開。

望著昭妃與紫妃遠去的背影,楊葭兒嘴角的笑不禁帶了一絲冷意。

“唉,這兩人可真是找不準主子!”一把妖魅的男聲響起,帶著一絲冰冷的憐惜之意。

楊葭兒抬首,來人正是常山王軒轅鄴。

“常山王此話何意?”楊葭兒問道。

“哈,”軒轅鄴妖艷一笑,“得罪了未來晉王妃,本王可真替那兩位美人的性命擔憂啊!”

楊葭兒微笑低頭:“常山王此話更讓人費解。”

“哈哈哈,楊二小姐何必在本王面前裝傻?誰不知道,晉王與如今的晉王妃不會長久呀?”軒轅鄴笑得肆意。

然而,一雙鳳目在順著周邊眾人目光望向前方時,卻猛然一瞇:“今日中秋佳節,難道嫦娥也要下凡間來過?”

感到奇怪,楊葭兒也順著他的目光抬眼望去,一時又驚又羨!

而當與司徒右相談得投入的晉王,覺察到周邊的異樣,也稍側身回首順著眾人目光看去時,不覺眼前一亮!

不遠處,一位白衣女子在兩位公公的帶領與幾名宮女的伴隨下,宛若飛仙,緩緩向眾人走來!

女子身姿綽約,個子比幾名宮女侍婢都高,但又比兩位公公略矮。然而,雖然她的個子不是最高的,衣著甚至比不上宮女鮮艷華貴,但在那群人中,人們卻似乎只能看見她!

一身素白如雪的襦裙飄逸若仙,天藍色交領衣裾的點綴,又使她平添千分嬌媚、萬分靈動。

一步步走來,翩若驚鴻,婉若游龍!

軒轅澈從來沒見過如此美麗的一雙眼睛!

長而濃密的睫毛沒有因為彼此間的距離而讓他忽略,漆黑如夜的眸瞳,仿佛凝聚了日月光華,又仿佛星光點綴的夜空,靜謐而深遠,仿佛讓人一不小心便會深陷其中!

那雙清澈純凈至極的墨瞳,越過眾人,淡淡地向戴著面具的軒轅澈看來,眼中掠過一絲驚疑,隨即歸于沉靜。

面對這樣的沉靜注視,軒轅澈竟突然感到心跳加快,呼吸急促!從來沒有過這樣的感覺!也從來沒有人敢用這樣沉靜的目光直視他!軒轅澈面具下的俊目射出兩道犀利的目光,直直地投向女子的眼睛。

美麗的眼眸終于垂下眼儉。軒轅澈感到一絲難以言說的愉悅!哼,誰敢這樣看著自己?

注意到白衣女子竟梳著如云發髻,軒轅澈內心突然一陣郁結氣悶。這女子竟已嫁作人婦了么?東昊王朝哪個男子有如此艷福,竟娶了如此一位天仙!

此女只應天上有吧!那絕世容貌,東昊國里何曾見過?那雍容氣度,即使是傾國傾城、氣度不凡的皇后凌雪魄也自愧不如吧?

莫名的恨意從軒轅澈心中升起,越來越濃!

“皇后娘娘駕到!”

隨著內侍通傳的聲音響起,皇后凌雪魄快步走出。

引領白衣女子的一名公公忙快步上前,躬身稟告:“回皇后娘娘,您要請的人已帶到!”

皇后在白衣女子欲屈身行禮之際已搶步上前,扶住了白衣女子:“哎呀!好妹妹,本宮終于等到你了!真是天仙一般的人物呀!本宮在你面前,都要自慚形穢了!”

“皇后娘娘謬贊,臣妾惶恐!”白衣女子又欲屈身行禮,還是被皇后扶住了。

軒轅澈內心郁結之氣更甚!皇后稱她為“妹妹”,她自稱“臣妾”,難道她竟是皇兄的妃子嗎?可是,皇兄何時納了這樣一位絕色/女子?他如今不是對皇后凌雪魄情深意重,專情獨寵嗎?

滿臉笑意的皇后將目光轉向軒轅澈,拉著白衣女子走近。

冰肌雪膚,美目流轉!軒轅澈發現,白衣女子與在場所有后妃、貴婦和宮女不同,臉上竟脂粉未施,素面朝天。然而,卻美得讓人移不開眼睛!

“晉王不會怪本宮自作主張吧?”皇后對著軒轅澈笑道。

“皇上駕到!”

還未明白皇后的話意,晉王隨眾人把目光轉向了快步走來的皇上軒轅淙。

“參見皇上!”除了晉王與皇后,其余人等全部下跪參拜。

“哈哈,眾愛卿平身?”軒轅淙今天心情似乎特別好。他笑著對凌雪魄說道:“皇后,聽說你今日邀請了貴客!”

“是。皇上可別以為是仙女下凡了!”皇后笑著,將白衣女子拉到了跟前。

軒轅澈看到,皇兄含笑的眼睛在掠過白衣女子的一剎那,瞬間怔住,隨即一眨不眨地盯著那女子的絕世姿容!

“臣妾衛蘭心,參見皇上!皇上萬歲!萬歲!萬萬歲!”白衣女子再次下跪參拜。

衛蘭心!

原來你就是衛蘭心!

原來這就是本王的王妃!

軒轅澈內心突然感到難以言喻的暢意與痛快,之前的郁結之氣瞬間煙消云散!

原來,這女人不是皇兄的!

而是,自己的!

“皇上!”

在皇后的輕聲提醒下,軒轅淙終于發現了自己的失態,尷尬笑道:“啊,晉王妃快平身!皇后,朕還真以為是仙女下凡了呢!怪不得皇弟總是把王妃藏在晉王府里!”

“是呢!臣妾也是這么說!”皇后大方笑道。

“這就是你的不是了!”軒轅淙轉向軒轅澈,“皇弟娶了這么個仙女般的王妃,卻總把她藏在府中,一次也沒帶她進宮見過朕和母后啊!”

聽到“母后”兩字,軒轅澈臉色微變。

軒轅淙似有所覺察,輕咳一聲,轉向皇后問道:“怎么未見母后?”

“母后剛剛派了宮女來傳話,說是今日身體不適,就不參加御花園的午宴了。”皇后答道。

“身體不適么?”軒轅淙輕皺眉頭,“朕要去看看。”

他提高聲音向眾人說道:“離中秋午宴還有半個時辰,各位愛卿不妨先在御花園中賞賞秋海棠。經過皇后的精心打理,今年的秋海棠開得可是特別嬌艷!朕與皇后先去看看太后。各位請自便!”

說完,軒轅淙轉身,快步向永樂宮走去。皇后等人緊隨其后。

眾人俯首恭送。

待皇上皇后走遠,衛蘭心直起身來,馬上發現了自己的尷尬處境!

今日皇后急詔她入宮,淺紅與淡紫雖陪自己前來,但到了皇宮,卻只能在宮外等候。此刻,接她前來的公公與宮女都已退下。在這里誰也不認識,她突然成了孤零零的一個人!

更可怕的是,她還得獨自面對晉王,她的夫君!那個兩次狠下毒手,欲奪她性命的夫君!如今,他見到了她,會不會再次勾起他殺她的念頭呢?

她感覺到兩道利劍般的目光冷冷地射到她身上,令她更加局促不安。

太后也是他的母后啊,他為什么不隨皇上一同去看望呢?衛蘭心內心暗暗叫苦。

在軒轅澈面前,她感受到前所未有的巨大威逼感!

衛蘭心的個子在女子中算偏高的,但站在軒轅澈身旁卻顯得嬌小。她最多只到他鼻尖的位置吧!

那可怕的人身形高大,穿著深色的錦衣,仿佛高山立在面前,令她不敢仰望!她微低著頭,眼望前方地面。不知道自己是該向他行禮,抑或是迅速走開。

“愛妃見到本王,也不行禮嗎?”冷冷的聲音驟然響起。

电子游戏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