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請 登錄注冊
當前位置:雨楓軒> 原創長篇小說 > 玄幻|武俠 > 傳統武俠小說 > 明末女俠啟示錄 > 第一卷 > 第十五章 布衣神相泄天機
第十五章 布衣神相泄天機



更新日期:2019-06-01 + 放大字體 | - 減小字體 本書總瀏覽量:
事后,伊河古道兩邊百姓無不拍手稱快,人人稱道此乃大快人心的仁義之舉!遂后安排初八把搶回財寶逐一分發給各個村落,這正是取之于民,用之于民。
蘭馨見此地事宜已經處理安排妥當,便不再打擾眾街坊,便向眾位鄉親告別,因為她的心里想的事情外人無從知曉。
十里長亭之外,百姓送衣送飯送盤纏,蘭馨無不感動,天下無不散之筵席,只好答謝各位鄉鄰美意,便只身上路。眾鄉親見蘭馨不見了身影后,又停留約十多分鐘方才散去。
綿延小路,百花叢生,這盛夏烈日炙烤的人喘不上氣來,蘭馨用手摸一把香汗,抬頭遠眺,希望盡快到達洛陽城。但在此時,頭頂忽的飛過一把遮陽傘,不偏不倚正好擋在蘭馨頭頂之上,蘭馨感覺整個人涼爽了很多,正在納悶之時,前面小樹林閃出一人。此人不是別人正是李初八。
蘭馨眼前一證,疑問道:“原來是你?你怎么會在此地?不是回家耕種或者捕魚去了嗎?”
只見李初八手里拿著一根繩索,一邊靠近蘭馨,一邊樂呵呵道:“蘭姑娘,看我扎的傘風箏怎么樣?給你遮風擋雨豈不是很美呀!”
蘭馨見他油腔滑調,斜視道:“沒個正經樣子,我還有要事要辦,麻煩你讓開。”
李初八見狀沒有生氣反而更加關心起來,急切問道:“蘭姑娘要到哪里去?我等本來要去開一家鏢局糊口,想想此等世道,有錢人誰還敢押鏢送貨呢?單憑姑娘武功如此了得,便知不是泛泛之輩。何況走的如此匆忙,肯定有什么大事發生,請讓在下追隨你,助你一臂之力!”說罷口哨一吹,但見叢林之中奔出八個江湖弟兄們!
這些弟兄們都欽佩蘭馨姑娘的義舉,都便不由分說紛紛下跪,要求追隨蘭馨左右。
蘭馨見狀目光呆住了,從未見過如此情景,不管怎么相勸,大家依然不離去,眾人一致要求誓死追隨,非要干一番大事業不可。
李初八趁機說道:“蘭姑娘,請讓我們跟著你吧,我們知道你是一個姑娘家不方便,放心吧,有我在誰也欺負不了你。我們兄弟九人都是你的保鏢。跟著你指定能干一番大事業,那句話怎么說來著,什么先憂,什么后樂!”此番話語卻是發自內心深處,李初八感覺自己開始慢慢喜歡起蘭馨來。
蘭馨笑道:“先天下之憂而憂,后天下之樂而樂!想不到你還有點胸懷若谷的氣勢。”李初八此時被夸獎的合不攏嘴。
蘭馨霎時無奈,想想自己搭救自己的相公確實需要幫手,想到此處便點頭答應下來,吩咐大家管家和隨從裝扮,以免外人生疑。李初八建議還是走水路比較快,更何況這是他的專長,水上功夫自然無人能比!
飛艇快舟,不幾日便來到洛陽城內,洛陽城內熙熙攘攘,人頭攢動,到處一片繁華景象!
眾人在巷子口卻便被布衣神相忽然攔住去路,此神相神秘說道:“姑娘走的如此匆忙,何不讓在下給你算一卦,如果不準,分文不收,你看如何?”
這時王小六看不順眼,便一步沖向前,說道:“哎,你個神棍,我們家夫人你也敢騙,是不是不想活了!”
蘭馨用手一擋,怒道:“小六子,不可出口傷人,我倒真想算一下,請神相幫我找一個人,看看此人近況如何?”
這布衣神相笑臉答道:“姑娘請坐,請寫一個字來。”一邊說著一邊讓蘭馨在一棵大樹下桌子旁坐定,拿出一張白紙遞與蘭馨。眾人便圍起來觀看,生怕蘭馨收到傷害。神相見眾人模樣,內心卻害怕起來,心想出個攤位不容易,別被這些兇神惡煞給砸了,怯生生說道:“眾位壯士放心,童叟無欺,童叟無欺。”
蘭馨握筆便在白紙上寫了一個“雲”字,明顯是想念自己的老公,寫罷便遞給神相觀看。
神相拿過此字神思起來,眾人屏住氣息不敢有半點聲響,全神貫注等神相說話。神相轉過身說道:“夫人若是問人,此人想必正在盡受折磨,“云”為會意字,從雨,從云,雨壓云字頭,說明不見天日,渾渾噩噩每天處于濕氣沼澤之地,夫人所尋之人,必遭此大難。”蘭馨聽后心情沉重如刀割一般,如有千斤大石壓在胸口。
李初八看出其中端倪,便向前一把抓住神相衣領,怒道:“你個神棍,休要在此胡說八道!”此時,誰曾料想初八的舉動卻碰到了桌上的筆筒,毛筆全部傾倒出來,剛才用過的毛筆恰巧滾掉云字之上。
蘭馨無心情看他們爭吵,留下銀兩便一人急匆匆離去,其他人不明事由,便也紛紛跟去。李初八用勁一推,那神相一個趔趄歪倒在椅子上,正想離去卻被神相又喊回來,說道:“壯士請回來!”
李初八怒道:“是不是閑銀子少呀?”說吧便把彎刀往桌子上使勁一拍。
神相低聲說道:“這位壯士千萬不要跟那位夫人說,夫人所尋之人可能已經不在人世!”李初八疑問道:“此話怎么講?”
神相接著說道:“剛才你我二人爭吵推搡之時,有只蘸了墨汁的毛筆正好落在云字之上,可能此人命中注定有此災劫,你看,云字無緣無故就此多了一筆,成了去字,云字變成去字,去就是走了,人走了沒了,就是云散人消。善哉善哉,我已泄露天機,罪過呀,凡事知道的越早,必定破壞他原來的自然規律,這位夫人知道后,還不知會生出什么事端來,她雖為女子,但是眉宇之間卻透著犀利,一股煞氣襲人來呀。”
李初八被這神相說的迷迷瞪瞪,突然抓起彎刀,指向神相說道:“不要到處亂說,小心你的腦袋。”
神相見狀戰戰兢兢道:“壯士放心!”見李初八走遠,便又搖頭自語道:“哎,真是冤孽,這二人卻是一對冤家。”
此時蘭馨心里暫時擱置這些擾人思緒之事,憑記憶和書信的往來,再加上詢問路人,不長時間便尋得沈瓊枝住所。
沈瓊枝自從天山回到洛陽定居,已購得一處大戶人家住宅,院中亭臺樓榭,小橋流水,枝繁葉茂,蒼翠欲滴。池中魚兒暢游,林中鳥兒啁啾。師姐妹見面道不盡千言萬語,說不盡天地悠長,哪有功夫欣賞這些美景呀。沈瓊枝在蘭馨沒來之前,便收到飛鴿傳書,所以面對蘭馨不敢提及她的家人。
那日沈瓊枝正在花園修煉蝴蝶鏢,卻見與蘭馨互有書信往來的信鴿飛來,這只信鴿好像怕了沈瓊枝手中的飛鏢,在空中盤旋始終不敢落地。等她收了飛鏢,那種信鴿才猛然落地。
沈瓊枝向前解下書信,這時才發現信鴿翅膀已被飛鏢打傷。心中不免難過起來,等給信鴿抹了草藥,方才仔細閱讀書信。看罷書信方知師姐家中變故,姐夫慘死,師姐不知所蹤,一時情急落起淚來,心中便決定南上四川巴蜀,為姐夫報仇雪恨。
還未等她上路,便聽到近幾日伊河古道鬧水匪盜賊\\\,又聽說一個女俠出手劫了官船,大家都說是闖王的人干的,但是沈瓊枝從人們所描述的細節來看來,這個女俠用的劍法不正是玉女劍法嗎?除了她自己,會玉女劍法的女子只有蘭馨一人,所以她在此等候師姐,二人商量如何制敵方是上策。
功夫不負有心人,沈瓊枝真的盼到師姐到來,喜悅之情已經掩蓋了一切,每當沈瓊枝想提起此事,卻又欲言又止,深恐蘭馨承受不了這個現實打擊,一直閉口不提此事,只是答應去搭救姐夫,寬慰蘭馨道:“姐夫人好會沒事的,姐姐放心吧!說說你和初八哥是怎么認識的,那個人看著就是個冒失鬼,但是心底不錯,能夠跟隨姐姐的人,肯定是好人了。”
蘭馨怪她這么大了還和小孩子一樣,說道:“整天說男人,想男人,十幾年人都沒變,傻丫頭。”這時,李初八不遠處見到她二人不停說笑,一個人站在回廊也是不停的摸摸頭傻笑,姐妹二人見狀愈發大笑起來。李初八隨是粗人,但是他也想通過自己的方式讓蘭馨心情高興起來。
李初八離開之時便向沈瓊枝伸出三個手指,然后往下指了一下,便離開了。
夜半三更之時,月圓高照,空氣格外清爽,李初八一人獨占花園之中。嫦娥的容顏還未等看到,便被一塊小石子砸中小腿肚子,整個人趔趄一歪,正想發火,便見沈瓊枝在回廊招手示意讓他過來。
李初八走到沈瓊枝面前,還未等他說話,沈瓊枝便問道:“鬼鬼祟祟,半夜三更叫我出來干什么?不知道男女授受不親嗎?”
李初八慌忙解釋道:“沈姑娘,你誤會了,我找你,是因為我有事情和你商量。這件事憋在我心里好久了,不說出來心里不舒服。”
沈瓊枝心里一樂,心想你能有什么事情呀,便道:“什么事呀,說吧,這里又沒人。”
李初八晚上雖然看不清沈瓊枝的面容,但知道她肯定在嘲笑他,便生氣道:“我想,我想。。。。。。”
沈瓊枝見他吞吞吐吐的樣子,再聽他說話的語氣,恐慌道:“你想干什么?我會功夫的,很厲害那種!”
电子游戏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