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楓軒原創文學網 - 純凈的綠色文學家園 !

雨楓軒

木偶師

時間:2014-04-27來源:本站原創 作者:平方根 點擊:
          那是一個很古老的傳說,伴隨著濃郁的宗教色彩,令人心生敬意又無比恐懼,詭異的讓人無法相信。
傳說,有一些人他們可以與魔鬼交談,擁有常人沒有的能力。他們猶如魅影般生活在平常人之中,以鮮血為飲,一人肉為食。
     傳說這些人擅長制作木偶,那些木偶栩栩如生,通常沒有臉龐,這種木偶被稱為“無面”。
     傳說,被叫做“無面”的木偶,倘若被畫上了五官,那么那些人便可以通過這些木偶控制人心,掌握生死。
阿樂在七年前跟隨者家人搬到了這個小鎮。楊柳依依的小鎮,有著別樣的寧靜之美,古老的房屋與石階好像暗藏著沉睡的神話。
       直到有一天,一個醉漢撞破了小鎮的寧靜,他說他看見在圓月之下站著一個女子,臉上帶著猙獰的面具,身著白色長袍,袍上梅花點點,周圍擺著數個銅漆木偶,走近一看,那紅梅竟是血跡,而那木偶竟恍若真人,三十多歲的漢子當即嚇破了膽,拔腿向燈火通明的地方奔去。
聽著的人都嘲笑這醉漢膽小,有的人推理那是醉漢酒后的幻覺……在場之人皆將此當做茶余飯后的離異故事來看。醉漢見眾人不信,氣憤而去。不過多久眾人也都散去,只余得一九旬老者躺在竹椅之上滿臉驚恐,不斷地重復著三個字,在茶館邊玩耍的小孩覺得很奇怪,上去分辨竟是“木”“偶”“師”。
      “木偶師?老爺爺,我只聽說過雜耍師、糖藝師,沒聽過什么木偶師,難道是買木偶的嗎?”孩童拖著下巴,目光澄澈。
        “木偶師,木偶師……這事態怕是要變了,小鎮恐怕難得清醒了”老者掙扎著從木椅上站起來,蹣跚而去。
阿樂生活在這個村子已經有好幾年了,但是現在他覺得這個小鎮有些變了。鎮里的人整日惶恐,還請來了所謂的大師做法,他的母親也不再讓他夜間了。
       “你要走了啊!”阿樂不舍的望著鐵柱。
       “  嗯”鐵柱拿著小樹枝在青石板上畫下一個又一個的白圈圈。這些石板在阿樂搬來之前就有了,誰也不知道它 的歷史“但是,我舍不得你,阿樂“鐵柱眼里泛起了淚花。
        “沒關系,你還可以找我啊“阿樂踢著腳邊的小石子。
于是,在與昔日哥們共度的最后一天,阿樂于鐵柱分享了平時從不奢望的水果糖。同時,他們相約去了那件鬼屋,雖說是鬼屋,不過也就是一個丟棄的柴房而已。
       然而,在這里阿樂遇到了一個女人。女人坐在一堆染成的木偶之中,一動不動,仿佛她也是一個大木偶。阿樂屏 住呼吸,緩緩地靠了上去,就當他離女人不到一尺時候,女人動了。這可把阿樂嚇了一跳,女人轉過頭來看著阿樂,臉上掛著微笑,在木偶堆中精心挑選了一個木偶給阿樂遞過去。
           阿樂本來是不想收下 的,他阿公總是教育他陌生人的東西不可以拿。但是,那木偶實在太精致了,阿樂還是忍不 住收下了。有了木偶,阿樂哪還有心思在這屋里待下去,早已一蹦一跳地去找鐵柱去分享自己的新寶貝。
后來,阿樂才想起鎮子里的傳說。傳說中也有這么一個穿白袍的女子和一堆木偶。但,阿樂所見的女子是面帶微笑不是面目猙獰的,雖然身著白袍但是沒有紅梅似的血跡。想到這,阿樂心里平靜一點了,但是還是有些后怕,在床上翻來覆去,最后忍不住悄悄爬起來,將那木偶壓在箱底了。
         雖然因為驚慌阿樂動作很快,但他還是看見了那木偶在月光下發出的詭異銅光。
噩夢是從阿樂十三歲的時候開始的,他站在那扇破舊的木門之前,看著人們將一個老者抬了出來。阿樂認得那個老者,他經常會在茶館中尋找一個竹椅躺下,看著他們玩耍。阿樂已經十三歲,聽明白死亡是什么,也看過太多的人離去。有老人也有孩童,他們或平靜或恐怖的被抬進那一個個叫做墳墓的土堆。其實,阿樂也不明白什么叫做死亡,是沉睡或是消失。
         老者瘦小的身軀漸漸遠去,然而恐懼卻再次籠罩了整個小鎮。
       “木偶師”又是這個驚悚的詞。
       少年的記憶是易忘了,但是阿樂卻記起了在幾年前,這個詞也出現過。他還記起鬼屋中的女人以及……那個木偶!阿樂疾奔回家,翻箱倒柜,竟又找到了那個木偶。已經過了那么多年,那個木偶竟然如新。阿樂仔細打量起那個木偶,手一抖,那個木偶竟然沒有面龐。
         “呵呵,這只是個巧合而已。”阿樂面色蒼白,心臟卻忍不住的拼命跳動,血液開始迅速流動,皮膚發涼,他迅速一扔將木偶扔出窗外。
夜漸漸深了,阿樂爬上床,一如往常一樣經入夢鄉,殊不知,在他的身旁隱隱站著一個女子。那女子一襲白色長裙,長裙之上紅梅妖嬈。女子的手撫上阿樂的面孔,空中喃喃“阿樂阿樂,不要離開我……”女子的聲音空洞飄渺,猶如勾魂的咒語。她懷中的東西閃著銅光,借著月關仔細一瞧,竟是阿樂扔出去的木偶無疑。
 
         短短數月,死亡飛滿了整個小鎮,穿梭在人群中。在小鎮的景物之中涂抹上詭異之色,添加進恐懼之情。在月光之下,吟唱那專屬于死亡的圣曲,伴著鮮血起舞。
       “你知道嗎?現在已經死了九個人了。”
       “是啊,那些人的死相太恐怖了。整個身體的血都被吸干了。有的腹部被剖開,有的頭顱被砸開,更奇怪的是死人的腳以及腰,頸,膝這些地方纏滿了銀絲,那銀絲都不斷。但是,第二天那些銀絲卻不見了。”
      “木偶師,一定是木偶師!”
      “我們還是搬離這里吧”
……
      阿樂拎著油瓶,走在小鎮上的大街,聽到人們的竊竊私語。
        阿樂對于死亡恐懼過,但他卻從未在小鎮人們的言語。死亡也罷,木偶師也罷,一個是自然的道理一個是神秘的傳說。
         突然,母親沖了出來,狠狠的掐著他的脖子。阿樂不斷地掙扎著,他面前的始終是那雙通紅的眸子以及猙獰的面孔。昔日給予他溫暖,布滿老繭的雙手卻成了殺害他的利器。
母親的表情漸漸扭曲,眸子閃過一絲痛苦,隨手將阿樂一扔“砰——”阿樂重重地砸在了壁櫥之上。他怎么也想不明白,昔日身體柔弱地母親竟會有這么大的力量。
        “母親,母親……”阿樂呢喃著,身體不斷顫抖,淚水無聲地順著面頰劃下。面前的母親尤如一個戲,詭異的舞蹈猶如一個魔障,母親的指甲劃破臉龐,血液在夜色中發出綠色的光芒。
阿樂渾身疼痛,他又冷又害怕,竟緩緩地沉入夢鄉。
母親終究還是死了,像鎮上人說的那樣渾身纏繞著銀線。唯一知道真相的人也被死神用另一種方法封住了口,阿樂啞了。
         阿樂依舊參加了母親的葬禮。在阿公阿婆的陪伴之下,他親眼看著母親被裹上層層白布掩蓋于黃土之下,從此再也不能相見。冥紙飛滿了整個小鎮。
        然而,詛咒卻沒有隨著母親的消失而消失。
        阿婆披著頭發用麻繩勒死了自己,而阿公死在自己天天不離手的鋤頭之下。
       這一夜是阿樂守靈。他站在空蕩的家中,旁邊擺放著棺材。現在,他是孤兒了。阿樂雙目空洞,臉上還掛著淚痕,他早已不知道自己哭了多少回。他的心痛的麻木了,然而一個東西卻在他激出層層漣漪。
白影,是一襲白影!阿樂打了一個寒顫。
一個白影閃過,但是阿樂清楚的看到了那面具。木偶師,阿樂眸子一亮追了過去。
        “吱吱——”阿樂推開了倉儲室的門,這里滿是灰塵。他剛剛明明看見白影閃進這里,為什么不見了。阿樂的面前是一堆木偶,比起倉儲室的其他東西來,它們詭異干凈。
“黃爺爺,三叔,王嬸……“阿樂一個個看過去,面色越來越吃驚,那些木偶,那些木偶竟擁有一張張栩栩如生的面孔,正對應著之前木偶師殺死的那些人。
        “母親,阿公阿婆!“阿樂驚叫著,他的指甲不自主的深深的插入了皮膚之中,竟沒有察覺,一根銀絲悄悄爬上他的身體。
           最后一個木偶,竟是被他扔掉的,阿樂的心似乎要蹦出胸口。下一個,下一個,會是誰?阿樂小心翼翼的探了過去······

      最后一個木偶有著和阿樂一樣的面孔。
                      后續
           小鎮人幾乎搬空,留下的人沒在月圓之夜總會看到一個男孩身著繪著紅梅的白衣坐在一堆木偶之中。回頭一望,展現在人面前 的卻是一張似笑似哭的臉。
幾十年后
        “可可,怎么了?”云花抱著小乒乓球跑了過來。
           “有個哥哥給了我一個木偶“小女孩抱著木偶有些發愣。
        “好好看看,帶我回家吧“云花拖著可可朝家的方向直奔而去。
破舊的老門在風中吱呀吱呀地響著,時而像什么人在大笑,時而像什么人在低語。一個男孩坐在倉儲室里白衣飄逸,身旁的木偶泛著銅光,不遠處有一攤黑紅東西。男孩似乎察覺到了什么,回頭嫣然一笑。
 
       云姨的尸體被抬了出來,身上纏著銀絲,云花無措的站在一旁。可可在不遠處抱著木偶,看著云姨被推入煙囪,手中的木偶好像晃出一個面龐,微帶嘲諷,還未看清就消失了。
木偶師,木偶師的循環又開始了。
作品集平方根 責任編輯:秋雨楓
頂一下
(8)
88.9%
踩一下
(1)
11.1%
------分隔線----------------------------
相關文章
發表評論
請自覺遵守互聯網相關的政策法規,嚴禁發布色情、暴力、反動的言論。
評價:
用戶名: 驗證碼: 點擊我更換圖片
發布者資料
平方根 查看詳細資料 發送留言 加為好友 用戶等級:注冊會員 注冊時間:2013-08-15 06:08 最后登錄:2016-07-28 19:07
电子游戏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