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楓軒原創文學網 - 純凈的綠色文學家園 !

雨楓軒

霸王槍周霆

時間:2016-11-22來源:本站原創 作者:寒馨 點擊:
 霸王槍周霆

       祠堂里除了供奉的幾十個靈位,就看不見其它東西了。好像這么大的一個祠堂,就是專門給這幾個靈位蓋的。
        一道閃電劃破了天際。
        雨下的更大了。
        江燕老覺著祠堂里陰森森的透著鬼氣,好像要出什么事似的。
    “   姑娘幾時來的,衣服都被雨淋濕了,快進內堂烤烤火吧。”一個嗓音沙啞的老漢從后堂走出來道。
        江燕觀其老漢五十余歲,清癯健爍,走路微駝,脖頸處明顯有一傷疤直至后頸。
        江燕拱手道:“多謝老伯,從京城回來不想中途遇雨,打擾了。”
        內堂很簡陋但很干凈,居中有一炭火盆,火好像是剛點燃的。
       老漢拿一座位讓江燕坐下道:“如果不是老朽眼拙,姑娘應該是灤州府的捕頭江燕江女俠可是?”
       江燕一怔,心道:“這老漢看上去透著些古怪,這個祠堂建的也是怪怪的,甚至連這里的空氣感覺都與眾不同。”江燕不由得加起小心道:“正是江燕,可是我見老伯卻眼生的很?”
       老漢突然跪在了江燕面前道:“江女俠,你可要為老夫申冤啊!”
       江燕驚道:“老伯快快請起。”忙把老漢扶到座位上道:“老伯申冤應到知府大堂,我只是個捕快恐怕有心無力呀。”
       老漢搖搖頭道:“江女俠年余內屢破江湖奇案,老夫這案只有江女俠能破的了。”
       江燕奇道:“哦!既然是這樣,那老伯你說說看。” 
       老漢滿目蓄淚道:“我名叫羅罨,遼東葫蘆島人氏,五年前的一天,就在前面的虎崖口,我經歷了地獄般的人生,全家三十七口人傾刻間全部喪命,其中也包括我,如果不是一位蓄長發的邋遢僧人救了我,恐怕我們全家就都成了孤魂野鬼了。”
       江燕驚駭道:“殺你全家的難道是浮羅嶺的強盜?”
       羅罨搖頭道:“不,殺我全家的只有一人,老夫也自幼習武,卻在此人面前未走一個回合。”
       江燕道:“他有什么與眾不同的特征嗎?”
       羅罨道:“此人三四十歲年紀,頭戴螺帽身披黒紗,.乘白馬使得一桿兩頭尖的皂纓槍,槍法猶如閃電,本來離我七八步遠的距離,眨眼間槍尖已至我的脖頸,我本能得一閃,他的槍桿順式一旋,我就覺腹部一涼,便失去了知覺。”
       江燕驚道:“七步一快盤龍斬,此人使用的是霸王槍。”
       羅罨驚異道:“難道是在兩界山一日挑三寨,雙槍破戟,盜劫八百萬軍餉的霸王槍周霆?”
       江燕道:“正是此人。”
       羅罨聽罷登時淚流滿面,默然道:“吾冤恐怕終生難訴了。”
       江燕忙起身一禮道:“老伯莫急,既然知曉了他的名號,我一定將他送進灤州知府大牢,外面雨已經小了,打擾老伯多時我告辭了。”
       江燕從虎崖口回來,徑直奔向了灤州府的天字號牢房,牢頭郭松和她打招呼道:“江捕頭來牢房有事嗎?”江燕從懷里摸出一小塊銀子,遞給郭松道:“你找人弄兩壇好酒來。”
       郭松走后,江燕來到最里間的一間牢房,牢房里關的是一位蓬頭垢面的老人,江燕用手拍了一下牢門道:“圣拳紀膿,你在這里可好?”老人說話甕聲甕氣的道:“拜你所賜,舒服的很。”
江燕微微一笑道:“霸王槍周霆你可知他的下落?”紀膿連連搖手道:“我和他分開單干好幾年了,已好些年沒有往來。哪知道他死到那里去了。”
       就在此時,牢頭郭松抱著兩個酒壇走了進來,道:“江捕頭你要的酒。”
       江燕道:“你把兩個酒壇都打開。”郭松應了一聲打開了酒壇。一股香郁的酒氣彌漫了整個牢房。
       聞到酒香,紀膿不由自主的來到了牢房的門前,急切的道:“留香醉,好酒。”
       江燕道:“想喝嗎?那你就說說周霆吧。”
      老人一聽這話,又走回牢里面去了。
      只聽江燕吩咐郭松道:“郭松你把兩壇酒都砸了。”
     “慢!”只聽紀膿道:“做我們這一行有一個不成文的規矩,就算斷了性命也不能亮別人的底,否則必遭其他人的報復。為了這兩壇酒我只能告訴你兩句話,大隱隱于市,最危險也是最安全的地方。”
       江燕不由笑道:“嗜酒如命的紀膿已經三個月沒有喝酒了,見了酒豈能不喝。”
       江燕在附近的郡鎮尋了三個多月,始終也未見到周霆。
       這天江燕來到烏衣巷沽酒,無意間見一個彎腰猥瑣的漢子,正與一位白發婆婆當街爭辯道。
       “ 說好的三文怎么才給兩文。”
       “ 茅廁掏的不凈,給兩文就不錯了。”白發婆婆道。
       猥瑣漢子很無奈的搖了搖頭,兀自拉了糞車向西城門走去。
       出西城門行七八里路,猥瑣漢子見路旁有一地溝,順勢把糞放進了地溝里,又從懷中掏出白發婆婆給的兩文錢隨手甩入地溝里的糞中。
       “啪啪啪……”對面的柳林旁傳來一陣拍掌聲道:“誰會想到大名鼎鼎霸王槍周霆,竟然委身去給旁人家掏茅廁。”
       猥瑣漢子一怔,腰彎的更厲害了,他用眼的余光眇了一眼,不由心里一驚,暗道:“灤州府捕頭江燕,她怎么會在這里?”他沒搭話,只是把糞車的車把握的更緊了。
       江燕一挽劍花,走上前道:“你也許不會承認你去過虎崖口,霸王槍的威名你不會也不要了吧?”
       只見猥瑣漢子突睜雙目,撐身挺腰哈哈笑道:“江燕阿江燕,沒想到我一個掏糞工也會引起你注意。”
       江燕道:“是你自己露出了破綻。”
       周霆搖頭道:“我不信,我已經很小心了。”
       江燕道:“首先你的易容術不太恭維,弓背太明顯了。還有你的眼睛,你的眼睛里蘊含著令人畏懼的寒意,還有你軋的車轍比旁人軋的要深的多,上面必然暗藏著你打劫來的金銀珠寶。還有你的雙槍,你的雙槍是從來不會離身的,想必現在它正躺在這輛車的某個地方。”
       只聽咔嚓聲響,周霆震碎兩個車把,兩桿銀槍順勢扎向了對面的江燕,上手就是霸王槍絕招七步一快盤龍斬,其勢快若閃電。
       江燕忽然不見了。
       周霆暗叫不好,就覺江燕的劍尖已經頂在了自己的背心上。周霆大怒,大叫一聲,雙槍猛然向背后扎去,竟然使出了搏命的招法。
       只見江燕忽然躍起,抖手一道白光閃過周霆的頭頸。
       周霆搏命的一招使出,剛想換式,就覺脖頸一涼,瞬間全身麻木癱軟在地。
       周霆怒吼道:“你用雪山老母的冰蠶絲擒我,我不服。”
       江燕沒去理他,俯身點了他的七處穴道,因為冰蠶絲只能令周霆瞬間失去知覺。
       江燕道:“你還是到灤州府的大堂上去說吧。”
       她一腳踢倒了那輛糞車,果然滿車的金銀珠寶倏然呈現在眼前。
       江燕智擒匪盜周霆的事跡從此傳遍了整個灤州城。
作品集寒馨 責任編輯:秋雨楓
頂一下
(4)
80%
踩一下
(1)
20%
------分隔線----------------------------
發表評論
請自覺遵守互聯網相關的政策法規,嚴禁發布色情、暴力、反動的言論。
評價:
用戶名: 驗證碼: 點擊我更換圖片
發布者資料
寒馨 查看詳細資料 發送留言 加為好友 用戶等級:注冊會員 注冊時間:2015-12-24 15:12 最后登錄:2018-04-23 19:04
电子游戏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