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楓軒原創文學網 - 純凈的綠色文學家園 !

雨楓軒

秋心入畫(上)

時間:2019-01-11來源:本站原創 作者:ReFrain 點擊:


    “一滴水墨滴落在清澈的水池,沉穩下墜中化作絲絲縷縷的墨色,徐徐四散開來。
    恰是這滴水墨最為姿態萬千的時刻,一支硬豪將這方池水攪弄成一團淡墨色。若將水墨短暫的綻放視作人生的話,這滴水墨或許稱得上命運多舛……
 
    話說前朝曜歷三十七年,初春尚未過去,臥在宣城行宮的君王便迎來了生命的盡頭。這位賢明且進取的君王數十年來同時享有著萬人擁戴和滔天權勢,可想而知,其中必定包含著殊為不易的苦心經營與小心翼翼。
    然而這位君王到死才發覺,自己真正心心念念的不是將士開拓的國土,而是封存在記憶中的一紙江山。
    這便要追溯到更早的明歷年間,那時的曜帝還是個年輕的閑散皇子,絕色傾城的蘇小姐年齡尚小,一個初入塵世的年輕劍客正欲向著皇城游歷。
    或許是心血來潮,閑散皇子忽然想到去拜訪一位歸隱多年的老文官。而老文官與蘇大將軍正是同鄉,閑散皇子碰上了恰好回鄉省親的蘇將軍長子,一路同行,閑散皇子也有了與蘇將軍的養女長時間相處的契機。
    這位閑散皇子天生頭腦聰慧,小時候更是勤奮好學,所以早年便與自幼拜師于當代名家宋老學士的蘇小姐有過數面之緣。細算起來,閑散皇子其實一直都對蘇小姐的畫作頗為欣賞,只不過兩人一直沒有機會深交。
    于是與蘇家兄妹碰面的當日,閑散皇子找了個話頭便聊到了蘇小姐的詩畫,就著自己記憶中印象深刻之處贊不絕口,直說得蘇小姐滿臉羞窘。閑散皇子到后來才醒然,不知不覺中這個蘇小姐已經名氣漸大,在文人儒士遍地的皇城都有了琴畫雙絕的名頭,與幼時的稚嫩相比,畫技早就進步到了別樣的境地。
    閑散皇子一直覺得兩人之間的這個開頭實在不好,然而這次的旅程終歸成了兩人最難以忘卻的美好回憶。或許是因為閑散皇子對書本涉獵很廣,見識不俗,或許是因為閑散皇子有著極好的琴技,而知音難覓。兩人一下子走得很近。這次旅程后閑散皇子與蘇小姐相處的次數多了起來,平日間也有書信往來。
    至于年輕劍客具體是何時來到的皇城,我們所知不詳。反正有那么一天,閑散皇子與劍客就成為了知己,然后因為種種緣由,劍客也認識了蘇小姐。這里關于這個劍客最初的信息很有些模糊,因為他在這段歲月里扮演的角色實在是無足輕重。事實上,關于年輕劍客的出現,閑散皇子又或者蘇小姐大概很長一段時間里都以為只是自己人生中的一點插曲。
 
    時光翻到新的一頁。
    長長的宣紙落筆過半,蘇小姐揉了揉有些發酸的手腕,閑散皇子也停下研墨的手。天色微暗,爐中的沉香快要燃盡,兩人決定暫時擱下這幅畫卷。
    閑散皇子立在屋中,環視四周,屋內大大小小的擺設自己早已無比熟悉。在案前挑選字畫的蘇小姐,此刻只留給他一個纖細的側影。
    安靜的等待與遙望中,閑散皇子思緒有些不平,走到屋子一角撥弄起一只老舊的古琴。蘇小姐包裝字畫的手不由得一滯,片刻后才埋頭繼續手上的工作。
    清冷的琴聲響了很久,低沉的余音回蕩在干凈簡陋的院落里。琴曲快至高潮之時,總算有另一處音色稍顯明快的琴音加入進來,平添了不少生氣。
    一曲終了,閑散皇子對案一拜,便起身去尋雨具。沒有再多言語什么,只是出門時接過蘇小姐手中的字畫,閑散皇子便匆匆而去。
    閑散皇子與蘇小姐知音多年,何事客套,何時不客套,兩人之間早有一種默契,很難生出誤會與不愉快。
    在這段歲月里,蘇小姐終于長成了大美人,閑散皇子的性子卻不如往日那么活潑,沉穩了不少。
    由于閑散皇子毫不避諱的接觸,兩人的關系密切成了件眾所周知的事。所以哪怕蘇小姐到了婚嫁的年齡,蘇大將軍的府上愣是沒幾個人敢來提親。
    閑散皇子卻也未曾上門提親,不僅如此,閑散皇子還一直明里暗里避著蘇老將軍,實在避不過時才客套幾句。很多高門世家都能一眼看出其中緣由——老皇帝年事已高,閑散皇子如果想要始終做個閑散皇子,就不得不小心翼翼,與蘇小姐之間始終也只能是遺憾。
 
作品集ReFrain 責任編輯:秋雨楓
頂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線----------------------------
發表評論
請自覺遵守互聯網相關的政策法規,嚴禁發布色情、暴力、反動的言論。
評價:
用戶名: 驗證碼: 點擊我更換圖片
發布者資料
ReFrain 查看詳細資料 發送留言 加為好友 用戶等級:注冊會員 注冊時間:2019-01-11 21:01 最后登錄:2019-01-12 12:01
电子游戏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