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楓軒原創文學網 - 純凈的綠色文學家園 !

雨楓軒

校園青春·初戀

時間:2017-06-06來源:本站原創 作者:濡沫 點擊:
校園青春·初戀

  正值年少的我們,曾走失在哪一個路口?曾迷失在哪一個人的世界里?曾消失在哪一群人海中?
  
  ——題記
  
  和大多數孩子不同,不同的命運經歷,上天造就了一個讓人感覺與眾不同的我。不同于何處,恩?大概是13歲的自己便有了自己青春期的悸動吧。
  
  開始的開始
  
  “顛沛流離”的求學生涯總讓同齡的伙伴覺得我像“海歸”一樣。僅僅小學六年我轉過五個學校,不是因為成績差,也不是因為打架頑皮,應該是家里的原因吧,我年紀尚小,還弄不青春。至今也沒有弄清楚,總之家里讓我轉,我就轉吧。
  所以,實質上我是一個非常聽話的孩子,但因這頻頻的轉學,我顯得與學校總是格格不入。說來實在可笑,別的小孩13歲不是初一便是初二,而我還在小學中混。
  十三歲那年,我終于要結束我的小學生涯。最后一次的落幕,啊怎么能少得了一次轉學?沒錯,六年級的最后一個學期我有轉學。而這個學校,也就是在這里。開始我十三歲的年少,十三歲的歡喜,十三歲的暗戀。
  那一個她,便出現在我十三歲的歡喜中,
  “咦,你看這個新來的同學。”她對她朋友說著,便來到我桌前,翻開我放在桌上的筆記本。
  “放著!你干嘛?”在說完這句話,當時我無論如何也不會想到,眼前的個兒并不高,但有著修長的黑發,聲音帶著那么一點嗲的女孩,會是我青春中故事的最開始,變成我生命中最美麗的那道風景。
  女孩不禁皺皺眉頭“有什么了不起?哼!”
  …….
  13歲的我們,就這么經歷的短暫的對話,也讓我在這個女孩心中下如此不完美的映象。
  時光總是無情,讓我們相識的畫面被拋棄在時間的河流中。稚嫩的言語對話也被消磨在記憶中。
  
  匆匆那年里最好的我們
  
  半年光景果真很快,我渾然不覺的上了初中。我不記得什么時候會在放學時故意拖沓,看著她背上書包蹦蹦跳跳的背影;也不記得怎么時候總會無意間問別人關于她怎么樣的一些事情。或許天知道吧。
  不知道是不是幻覺,她也總在回應我,彼此保持著比較曖昧,有點理不清的樣子。
  十三歲的孩子,牙齒應該還沒長齊吧!上了初中我以為該是緣分的盡頭了。然而上天總是這樣悄然安排,當我看見她背著書包走進教室,我先愣一愣,后來心中還是一頓狂喜。
  聽別人總說距離產生美,然而我們之間卻是距離產生距離。不知道什么時候聽說,她好像和誰有點理不清,剪不斷的關系。恩,我告訴自己,保持自己,祝福他們。
  的確,有時候當我們覺得一個人很重要時,把對方放進不重要的范疇,對方自然而然變得不重要。
  可是時光又讓她回到我身邊,那天下午,她突然告訴我……我不知道她與那個誰發生了什么,或許是青春荷爾蒙的躁動,從那以后,每天傍晚,都會有那么一個她靠在我的肩頭唱歌給我聽。好聽,真的很好聽。
  那年夏天,烈日烘烤著我們,烘烤著大地,烘烤著世界。她是一個嘴饞的女孩,我琢磨著估計是她從小就愛亂吃,所以體質不太好。我便天天叮囑她不要吃冰淇淋。
  那天中午,我走進教室,“你在干嘛?”我看見她再吃冰淇淋,我瞪著冰淇淋問她。“你又不是沒看見,也不是不知道天太熱……”她越說聲音越小,越委屈,實話,天是挺熱的,我也越心疼她。
  我坐到她身邊,看著她吃。但是我擔心著擔心著——咕嚕。我太不爭氣了,竟然咽了口水。她瞳孔放大,扭過頭看我,噗嗤的笑了,好美。“你想吃?”那雙水靈的眼睛看著我。
  我知道我說恩的話她就會說你自己買去。我才不要自討沒趣。“恩?沒有,我……”我剛想狡辯,撓撓頭。“啊,張嘴!”她竟然送了一勺在我面前。我看著她的眼睛緊盯著那一小勺冰淇淋。“快啊,要掉了!”既然這樣,我也就沒有理由客氣了。從勺前到指尖,全部被我含在嘴里。“噫,真惡心。”她縮回手,趕緊甩甩手。
  本來因為怕熱洗冷水澡的我已經感冒了,結果,到晚上果然拉肚子。但我想,這應該是我十五年來拉肚子拉的最幸福的時候了。
  是啊,她是那個看日出指著東邊說日落的傻丫頭,是我一有煩心事就會勸解我的傻丫頭,以至于我和老師頂嘴時也護著我的傻丫頭。
  回憶是灑落在林中的光斑,被樹枝割得支離破碎,被深深地埋藏在心底……
  
       被折斷翅膀的蝴蝶也能漂洋過海
  
  別人說幸福是短暫的。和她在一起的4年里,很幸福。漫長也短暫。
  他們說人一生要談三場戀愛,只不過有些人談三場時同一個人,而有些人三場時很多人。而我和她,只是一直在一條直路上的我們,也走到了岔路口。
  媽媽說,男人的背影是瀟灑的。是啊,背影應該瀟灑,盡管我只是年近十八的青年。
  人生真的是一場旅行,她陪我走過了一段,現在去做她該做的事了。
  兩個人之前,一個人的堅強,便是再沒有另一個人的地方療傷;一個人的彷徨,便是再沒有另一個人的地方流浪。但我是幸運的,值得的。她讓我知道人生還有許多路途,讓我知道肩膀是用來擔代的。
  一個人的自己是我,是一只折斷了翅膀的蝴蝶,可我知道破繭成蝶的痛苦,所以我相信斷了翅膀我依舊可以漂洋過海。
  總有那么一段時光,我們都不曾饒恕自己,讓自己在回憶與痛苦的深淵里掙扎。最后,只是當那段時光不再重現,終于敢伸出手,抓住新的陽光。
 

頂一下
(2)
100%
踩一下
(0)
0%
------分隔線----------------------------
發表評論
請自覺遵守互聯網相關的政策法規,嚴禁發布色情、暴力、反動的言論。
評價:
用戶名: 驗證碼: 點擊我更換圖片
發布者資料
濡沫 查看詳細資料 發送留言 加為好友 用戶等級:注冊會員 注冊時間:2017-06-06 15:06 最后登錄:2017-06-06 15:06
电子游戏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