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楓軒原創文學網 - 純凈的綠色文學家園 !

雨楓軒

同 居

時間:2019-06-03來源:本站原創 作者:林健心韻 點擊:
同 居


 
1、
 
   斷定一個男人是不是真愛你,就選擇與他同居;判斷自己是否真愛這個男人,就選擇與他同居。
   邁進同居的門檻,意味著為你的感情選擇了戀愛到婚姻的中間地帶,或者踏進天堂,或者邁入地獄。中間地帶是灰色的陶醉,讓懵懂而不安的心靈進入婚姻猶豫期。
   海子與齊偉同居了。在他們同居的三個月零八天晚上,齊偉又一次帶著海子騰云駕霧,翱翔于陽光明媚的天空,沐浴在柳絮蕩漾的和煦春風里,又似在洶涌澎湃的浪尖上翻滾,開始了一場甜蜜而瘋狂的旅行。
雷停雨歇,海子的身體已讓暴風驟雨折騰的疲憊不堪,心靈卻被巨大的幸福浸泡著、滋潤著。此刻,海子放松下來的身體汗漬漬的,癱軟在風平浪靜的港灣。身體深處被喚醒的細胞依然無比的興奮著,無法控制的痙攣顫栗,一陣接一陣的洶涌襲擊著她那敏感喜悅的神經。雕塑般凝固的酮體,脖頸,后背還在不停的向外冒著晶瑩汗珠,那汗水似泉水般不斷涌出。海子感到整個頭在眩暈,不由自主的將自己的臉龐朝齊偉結實的,同樣赤裸的肉體依偎著,似乎要把自己的肉體融化到這個異性的體內,讓靈魂與靈魂合二為一。
   一陣窸窸窣窣的聲音。
海子沒有力氣去睜開沉重的眼皮,她也不愿意睜開,擔心自己那雙漂亮嫵媚的黑眼珠一旦睜開,這種無以言表的幸福感覺會立即消失在這個漆黑世界,被茫茫的夜幕所覆蓋。海子幻想著,自己的身體就這樣永遠浸泡在這個男人帶給自己的陶醉感覺中。
海子知道是齊偉起身了,這個強壯的、霸道的、征服占有了她的男人也會疲憊,適才,他似一頭雄壯的獅子,放蕩不羈的奔馳在茫茫的原野,猛烈而不知疲倦,喉嚨不時發出令人恐懼的低沉的嚎叫。應該理解此時的男人,理解他們自顧自扭頭睡覺的無奈。隨他吧,海子依然不愿意睜開眼簾,周圍發生的任何事情,那怕地動山搖都與她無關了。
齊偉托起自己的身子半靠著床頭,摸索著為自己點燃一支香煙,然后將海子的頭順勢挪到自己起伏而結實的胸膛上。海子仍然閉著眼睛,似靈魂出竅似得任由著齊偉,整個臉龐像孩子似得埋進齊偉的身體里,幼時海子就是這樣依偎在母親甜蜜的懷抱。
忽明忽暗的紅點熄滅在黑暗中,海子的額頭突然感到一股暖流蕩漾,心一陣悸動,齊偉在用他灼熱的唇吻著海子。如果說荷爾蒙決定的是一見鐘情,多巴胺決定天長地久,那么腎上腺素讓愛情不自禁。
海子挽起齊偉的脖頸,將自己的身體努力向上攀附,嘴伏在齊偉的耳旁輕輕呢喃著,“我的靈魂終于落地了。”
齊偉極愜意的摟緊了海子,像一支出水的芙蓉,柔軟而光滑。
“我以后病了,如果躺在床上下不來地了,你還會這樣對我嗎?”
“你是暈了還是傻了,少胡說八道。”齊偉顛怒著。
“假如。”
“假如也不行!”
“真的,就要你回答我的問題,不準騙我!”海子搖晃著齊偉的身體,期望著她心底期望的話。既然自然世界可以做到天長地久,那么,她相信愛情也一定會地久天長。
齊偉知道海子在擔心自己的身體狀況,他們相愛不久,海子就常下腹疼痛,近乎瘋狂的疼痛有時還會輻射到后背。身體的疼痛時常折磨的她渾身無力,疼痛嚴重時,她整晚的在床上佝僂卷曲著身子,翻滾著,呻吟著,疼痛令她無法入睡。齊偉無助地看著海子被折磨的樣子,心里很疼,海子的每一聲呻吟都像針似得刺著他的心臟,面對海子無助的眼神,齊偉只能陪著她一次一次的往醫院跑。
幾個月過去了,海子吃下了不少藥,但臨床治療并沒有能擋住疼痛這個魔鬼時常的侵擾。
“我侵入了你的細胞,你淪陷了我的靈魂。你偷走了我的體溫,我收割了你的情感。我這輩子會陪著你一個人走到生命的最后。”
“你不后悔?”海子嬌滴滴的說著,似溪澗淙淙清脆的流水,“一個女人青春的容顏會像三月的桃花一樣快速無情凋謝。有誰會把枯枝殘葉當美景欣賞?世上有太多的男人隨著綠葉的枯黃,而讓曾經海誓山盟的愛情像冰山一樣坍塌。”海子不無擔心,只是手臂將齊偉的脖頸攬地更緊了。
“荷花敗了,我卻收獲了一池的蓮藕。當我在人群中邂逅了你一眼,我就注定邂逅了我今世的姻緣,邂逅了我的幸福。”
“嘿嘿,我是不會被你的甜言蜜語催眠的。”齊偉給的答案,是海子心里期待的,但海子嘴上的反應卻是矛盾的。也許,這就是女孩子狡詐不可琢磨的心思吧。
“相信我,我是這個世界的另類。你就是我的太陽。”
“嘿嘿,一不小心,我會烤焦你呢。”海子心里對齊偉的話很受用。
“你讓我破繭成蝶,我不相信自己是飛蛾撲火。”齊偉感到他對這個女人的愛已經溶入骨髓里了。
“我……我上不來氣了。”被齊偉親密有力擁著的海子,此刻幸福的似乎要窒息了。
伏在齊偉身上的海子心里已經做出了圣神的決定,自己此生就交個這個男人了。人生都有自己的命運,海子在心里暗暗祈禱自己,但愿是在正確的時間遇到了正確的人。看來這個男人應該與自己的家人見面了。
米線店角落里,一張長條桌旁,海子與她的閨中密友方言面對面坐著。兩人的面前分別擺著一份砂鍋米線和一瓶‘冰峰’。
海子舉起‘冰峰’,對一臉憂郁表情的方言說:“說吧,小姑奶奶,我不喜歡陰霾天,你與文濤發生什么變故了?”
“我沒有你這個兔崽子幸運,找到了自己喜歡的和喜歡你的那一位。”
“別泡在福中不知福,人家文濤什么不都由著你,夠慣你了。”
“這個家伙像得了瘧疾打擺子忽冷忽熱的,一會晴一會陰的像個神經病,我都快被他逼成神經病了。”方言說著,一雙筷子狠狠的搗著砂鍋,砂鍋此刻就是那個讓她不舒服的文濤,委屈的成了她發泄的犧牲品。
“愿聞其詳。”
“女孩子過生日是個大事吧?你知道文濤給我送的什么?”方言皺著彎彎而俏麗的眉頭,還沒有等海子反應,又接著說,“讓你瞧瞧”,說著將手機翻開,欲遞給海子看。
“拜托,別把我慣成窺私習好,還是你說吧。”海子翻著眼睛,嘴叼著吸管美滋滋朝嘴里吸了一口‘冰峰’。
“不愿看,拉倒。”方言將手機重新放下。“一句生日祝福的話,外加九朵玫瑰花和蛋糕表情。你說這個家伙可惡不!他心里有我嗎?想起來就來氣。”
“你要為這事和他說拜拜嗎?”海子反應異常的平靜,似乎一點沒有跟著方言憤怒的情緒起舞。戀人之間不發生矛盾才值得大驚小怪的,誰又會對山林間突然刮起的一陣風而不可思議。海子的話直接觸及了方言情緒的底線。
“沒有想好,這不就找你了嗎。”
“嘻嘻,舍不得吧。是他小氣還是你小氣?就為這事和文濤鬧騰,鬧個天翻地覆慨而慷,那不是咱方言小姐的性格。文濤是一個很有內涵的人,不是那種在感情問題上的小氣鬼,也許是他因為什么事不能與你過生日呢!”
“你這個家伙怎么替他說話!他給你告狀了?串通好了氣我。不管他有什么事情,都不能不把我當回事。這次我忍氣吞聲了,以后結了婚,我還不被他冷落到墻角里,去與蜘蛛為伴,要是這還戀個屁愛。透過現象看本質,小事折射出大道理。”
看著方言因氣憤而有些扭曲的表情,海子笑了笑,“這要怪國家文字改革委員會,原來這個‘愛’字寶蓋下面有個心,好了,讓人家給改革拿掉了,成了友誼。不過你給添上,心里有就行了。”
方言瞪著海子,不解的說道:“說具體的,別往歪道上引。你說我哪一點都不比你差,怎么就沒有你的命好!整天泡在齊偉給你釀造的蜜罐里。”
海子拿起勺子輕輕在砂鍋里劃拉幾個圈,撥開湯面上的辣子油,淘出一勺湯,有滋有味的哧溜著。“方言,我才不要糾纏你的具體爛事吶。作為鐵蜜,我想說不要拿自己和任何人比,你就是你自己,你不是別人的影子,但任何女人都會替代你成為文濤的戀人,像文濤這樣優秀的男人不缺女人。”
方言看著海子,似懂又似不懂。
“不明白是吧,不明白就對了,嘻嘻。你身上有他的味道嗎?”
“他的味道?”方言眼睛直直看著海子。
“你和他有肌膚親密接觸嗎?每個人都有自己獨特的味道,女人的味道,拉開了女人與女人氣質的差異。男人的味道,反應了男人與男人之間品行的距離。戀愛中的個體都必須有雙方的混合味道,你懂得。”
“你說呢?”方言送給海子一個不屑的眼神。
“猜謎語是吧,戀人之間必須有肢體的親密接觸,女孩子的體味融入男人的味道,這個世界上就塑造了一個嶄新女人的味道。”海子說著,做了一個將兩只手交叉的肢體動作,又搖搖頭,“但這不足于讓他在銷魂陶醉中臣服于你,離不開你。戀愛要靠真誠,還要讓他迷戀上你的身體,你在他心目中的形象要靠你自己去樹。女人在戀愛中多是被動的,在矜持和成熟中,我覺得哈……”海子停頓了一下,看著方言,方言說,“繼續,我洗耳恭聽。”
“好。我繼續免費教育雕塑你這塊木頭。我剛才說到矜持和成熟,我覺得你應該選擇成熟,男人也一樣。選擇同居是戀愛中的男人女人成熟的表現,因為人類就是同居動物。同居,增加了兩個人肉體接觸的頻率,同居讓你對他的性格、生活習慣有了深入了解。當然,必須有愛情這條線牽著,兩個人相處,在一些小事情上不要太計較,男人有男人對行為的處理方式。文濤心里沒有你,他怎么會祝福你?不是常說一句話,大智若愚嗎。”
“大智若愚,嘻嘻,你是說什么‘魚’?草魚、鰱魚、烏賊魚?讓我像魚一樣滑嗎?”
“嚴肅點。真拿你沒辦法,朽木不可雕也。”
“滾。瞧你的眉毛,你需要給自己補妝了,劉海也該剪了。”方言嚴肅、認真的瞪著海子,夸張的緊鎖著眉頭,瞪的海子竟有些不自信了。
“吃吧,這麻辣味的米線味道絕對正宗。”海子不再理睬方言,開始專心吃自己的米線。
 
作品集林健心韻 責任編輯:秋雨楓
頂一下
(1)
50%
踩一下
(1)
50%
------分隔線----------------------------
發表評論
請自覺遵守互聯網相關的政策法規,嚴禁發布色情、暴力、反動的言論。
評價:
用戶名: 驗證碼: 點擊我更換圖片
發布者資料
林健心韻 查看詳細資料 發送留言 加為好友 用戶等級:注冊會員 注冊時間:2014-04-28 15:04 最后登錄:2019-06-06 10:06
电子游戏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