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楓軒原創文學網 - 純凈的綠色文學家園 !

雨楓軒

漆黑的菜刀

時間:2019-06-14來源:本站原創 作者:大浪滔滔 點擊:
大清朝光緒1898年9月21日,凌晨,慈禧太后突然從頤和園趕回紫禁城。
戊戌政變后,慈禧太后下令捕殺在逃的康有為、梁啟超。9月28日斬殺維新志士譚嗣同、康廣仁、林旭、楊深秀、楊銳、劉光第六人,史稱“戊戌六君子”。
此事件半個月后的一天,慈禧太后一絕醒來,發現自己渾身疼痛,四肢淤青,大為驚訝。于是命李蓮英喊來當時名醫葉秋白來頤和園診為其診病。
依照李蓮英所講,慈禧太后的這個怪病,最初出現在半個月之前。有一天早上,太后一覺醒來,發現手臂和手腕都出現了離奇的淤青。經太醫院御醫診斷,證實太后手腳皆有輕微的瘀傷,情況不算嚴重,而太后的脈象亦無不妥之處。根據他證實太后前一晚一覺睡到天亮,期間并無異樣,于是太醫院御醫認定,太后可能是在睡夢中輾轉反側,以致不慎碰傷。誰知道幾天后,怪事又再發生,太后的手腳竟然再次出現瘀傷,最離奇的即使換過多種不同的藥,過了沒多久,太后的手腳再次出現瘀傷,就連太醫院的御醫也找不到病因。
葉秋白聽完李蓮英的話,便對太后說道:“太后請允許在下檢查一下您的圣足。”
慈禧太后點頭應允,然后由宮女除去太后的鞋襪,葉秋白仔細看著太后的雙腳和雙手,果真如李蓮英所說,四肢布滿瘀傷。
葉秋白接著問道:“敢問太后,是否每晚睡到天亮?”
慈禧斜視著葉秋白,說道:“這個當然了,難道哀家半夜可曾醒過也不知道嗎?”
葉秋白微笑著對慈禧太后說道:“太后,太后身上的瘀傷,其實只是一般的傷痕,只要涂抹藥膏就能消退。”
慈禧太后聞言,呵呵一笑,心想都是一群酒囊飯袋,不屑的說道:“你跟一般的御醫又有何分別?”
葉秋白并沒有覺得好笑,說道:“只不過此乃治標。若想治本,首先要驅除太后宮里一股邪氣。”眾人聽聞皆驚訝,慈禧太后也驚訝的看著葉秋白,不知道說什么好。
葉秋白接著說道:“因為太后的怪病全因邪氣入侵所致!”
“葉秋白,你好大膽子!竟敢在老佛爺面前胡言亂語,你長了幾個腦袋?”李蓮英在一旁氣沖沖的說道。
“小李子,稍安勿躁!”太后這時訓斥道。
“喳!”李蓮英退到一邊便不敢再多言。
“葉醫師,你又以見得呢?”慈禧太后疑惑的問道。
葉秋白此時一鞠躬,謹慎說道:“太后,大清自立國以來,經過無數戰役,死傷無數,因而積存怨念,最終變成邪氣,禍及太后。若要治本,首先要請得道的法師,在頤和園連做七天法事。另外太后要連服七天的湯藥,自然就藥到病除。”眾御醫也是將信將疑,從未聽得此說。
慈禧太后被葉秋白忽悠的一時挑不出什么破綻,便下令依照葉秋白所言,七天后再看效果。
葉秋白和李蓮英了樂壽堂,走在頤和園的畫廊上,李蓮英也是疑問頗多,便問道:“想不到葉醫師也相信亂神怪力之事。”
葉秋白微笑著解釋道:“總管大人有所不知,既然太后所患的是怪病,當然要用非常的方法來治理。”
李蓮英茫然說道:“既然太后下了懿旨,老夫就不便多言,你在頤和園留宿,我會派人安排的,也會派人通知你的家人。”
葉秋白客氣的說道:“有勞中李總管。”說完,二人便告辭辦理自己的事情去了。
畫廊的后面緊跟著走出了太醫院御醫眾人,其中一位御醫說道:“院使大人,真的任由那姓葉的在宮中胡作非為嗎?”
院使大人無奈的說道:“連太后也信他的話,難道你叫我提出反對嗎?”
另一個御醫憤然說道:“反正這姓葉的有何差錯,隨時會人頭落地,我們亦毋須枉作小人。”接著對太醫院最小的御醫曾慶旺說道:“阿旺,從今天起你負責好好監視著姓葉的,有何問題隨時向我們匯報!”
曾慶旺好不情愿的答道:“是,院判大人。”
次日,葉秋白便寫好了藥方,便吩咐壽藥房宮人煎制,這壽藥房隸屬內務府,是煎調御藥之地。壽藥房有嚴謹的規矩,藥方開具之后,御醫與御前太監要在藥方上簽字,再在御醫與御前太監的監督下才可以去煎藥,藥煎好了,就先由御醫與御前太監喝一口,檢查可有問題,沒有問題才會呈上。這些舉動被曾慶旺一一看在眼里,但是他不明白,葉秋白開的藥方和他們太醫院的藥方并么有什么很大區別,便疑惑的問道:“葉醫師,休怪在下多事,剛才所見葉醫師的用藥,似乎......”
葉秋白微微一笑,說道:“未請教......”
“在下曾慶旺,乃太醫院御醫。”
“曾御醫你好,曾御醫想必是覺得葉某剛才所開的藥無甚特別。”
二人說話間便來到頤和園中的昆明湖邊,曾慶旺感覺有些冒昧,慌張著說道:“在下只是一時好奇,萬勿見怪。”
葉秋白微笑道:“曾御醫言重了,其實葉某為太后所開的是一些散瘀寧神藥,當然無甚特別。關鍵是在于未來七天的驅邪法事。”
曾慶旺更加好奇道:“驅邪法事?葉醫師,你不會是認真的吧?”
葉秋白堅信的點點頭,沒有否認此事。
這時湖岸長廊盡頭走過來兩位美人,曾慶旺剛忙上前施禮,曾慶旺施禮道:“曾慶旺參見涴佳格格、幼蘭小姐。”
二位美人說免禮,阿旺又轉身對葉秋白介紹道:“葉醫師,這位是慶親王府的涴佳格格,這位是榮祿大人的千斤幼蘭小姐。”
葉秋白聽罷,也向前施禮,道:“葉秋白參見涴佳格格、幼蘭小姐。”
涴佳格格急匆匆說道:“免禮,剛才我聽到葉醫師......,你說老佛爺的寢宮有邪氣,你如何得知?”
葉秋白心中暗笑,這兩位美人真是好事,真是不嫌煩啊,便施禮說道:“葉某也想聽聽涴佳格格和幼蘭小姐的看法。”
涴佳格格既活潑又可愛,沒有一點格格的架子,便沖口而出,說道:“其實,我們早就覺得,老佛爺寢宮有點不對勁。”曾慶旺盯著涴佳格格好奇的聽著。
幼蘭小姐也憋不住話,便說道:“我聽樂壽堂的宮女說,前陣子有人在樂壽堂花園看到有鬼影閃過。”說完用手比劃著,好像很害怕的樣子,曾慶旺聽到這里看了一眼葉秋白,看他如何回答此事?
葉秋白雙眼圓睜,滿臉驚訝,驚道:“鬼影?”
涴佳格格和幼蘭小姐不停的點頭,一副很害怕的樣子,好像鬼影剛才就從她們身邊閃過一樣。
葉秋白自己也嘀咕著,說道:“曾御醫,你說這鬼影是誰呢?你見過嗎?”
曾慶旺不屑說道:“我才不相信什么鬼神之說,都是騙人的。”
葉秋白又問兩位格格,陰陽怪氣的說道:“你們都見過鬼影?長什么樣子?”
“啊,幼蘭,我害怕,沒見過!”涴佳格格驚叫了一下躲在幼蘭小姐的身后,仿佛被貓咬了一口似得。
樂壽堂的后面有個很大的花園,李蓮英命人在花園中央搭建了一座戲臺,準備給薩滿神教的得道法師來用。到了做法事那天,慈禧太后和眾位妃嬪齊來觀看薩滿法師做法,但見舞臺上約七八個薩滿法師身穿道袍,頭戴鹿角面具,手拿木劍隨著鼓聲不停的在舞臺上跳躍。
葉秋白和曾慶旺在不遠的回廊向那面看著,葉秋白邊看邊尋思,這么重要的法事,為什么皇上沒來參加做法盛典呢?
夜晚時分,葉秋白來到了曾慶旺居住的地方,看到屋內醫書甚多,墻上掛滿字畫,如同文墨騷客的雅居,只是多了一股草藥味兒。
葉秋白微笑著說道:“曾御醫在宮中值班,平時就在此過夜嗎?這地方真是雅致,曾御醫好興致啊。”
曾慶旺收拾了一下案幾上的書籍,說道:“是的,我們住得離主子近,萬一主子在半夜三更有何事,我們也能夠立刻過去。”說完,摘下官帽后,又拿出一個小本子記錄當天發生的一些事情。
葉秋白很好奇的問道:“曾御醫,你還挺喜歡寫東西啊。”
這時,曾御醫也來了興致,提到他每天寫東西甚是高興,便說道:“我一直有個習慣,就是把每天的所見所聞記錄下來。說不定日后告老還鄉的時候,可以出一本回憶錄。”
葉秋白微笑著說道:“曾御醫能保留寫日記的習慣真是不簡單,我每天確實做不到這么細致。對了,剛才做法事的時候,太后、皇后與兩位妃嬪都在,但何以看不見皇上?”
曾御醫見葉秋白提及此事,見搪塞不過,便說道:“那是因為皇上和太后正在鬧別扭,是為了維新變法的事。這件事令太后和皇上不和,如今皇上仍然和太后不來往,有些事情搞得臣子們也是一籌莫展,哎。”說完,曾御醫嘆了一聲。
葉秋白尋思,原來維新變法尚在火熱進行中,要不然皇上和太后鬧的如此不可開交。糊涂慈禧(不懂變法意義)精明帝,難免最后窩囊死在瀛臺啊!他也長嘆了一聲,但是意義卻和曾御醫不同。這時,窗外漆黑的夜色中傳來幾聲烏鴉的叫聲,葉秋白甚是好奇,便疑惑的問道:“曾御醫,皇宮里也有烏鴉嗎?”
曾御醫微笑道:“噢,你說這些烏鴉啊,那是因為滿洲人認為,烏鴉可以帶來吉祥,所以宮中一直有飼養烏鴉的習慣。”
葉秋白心想,這些滿洲人和漢人真是不一樣,在中原烏鴉的叫聲代表著不詳,不吉利,喪氣的很啊。這里卻是正好相反,真是無奇不有啊。他想畢,接著又問道:“但是叫聲如此大,如此吵鬧,豈不是擾人清夢?”
曾御醫又連忙解釋道:“這點葉醫師你大可以放心,烏鴉是因為爭奪食物才會叫個不停,它們吃完之后就會飛走。”
葉秋白聞言點點頭,表示明白了此事,他感覺曾御醫也算是一個知識淵博的人,雖然年輕但是上進好學,是個可交之人。
第三日,一切事情好像慢無聲息,沒有什么太大的變化。但是,樂壽宮內卻傳來陣陣的救命聲,“快來人啊,快來人啊。”此聲音便是慈禧太后早晨醒來的呼喊聲,原來她起床又看到自己的四肢布滿了瘀傷,故此大聲喊叫。頃刻間李蓮英首先趕到,接著吩咐宮女馬上伺候穿衣。慈禧太后洗涮完畢,便急召太醫院御醫和葉秋白等人在起居室內堂問話,涴佳格格此時也來了。
葉秋白進堂室雙膝跪地,向慈禧太后問安。
此時慈禧太后見到葉秋白憤然說道:“葉秋白,哀家命薩滿做了法事,而哀家也服用過你所開的藥,何以哀家今早醒來手腳仍然有瘀傷?”
葉秋白此時心中早已有數,就看如何回答,化解慈禧此時的怒氣,他面色凝重,卻很誠懇的說道:“稟太后,太后手腳仍有淤青,其實似乎好現象,實在是可喜可賀!”
慈禧太后納悶的看看自己的雙手,憤然說道:“哀家手腳上有淤青,何喜之有?”
葉秋白此時卻又微笑道:“葉某提議太后在宮中連坐七天法事,目的就是將藏匿在太后體內的邪氣驅除,如今太后再次發現有瘀傷,證明法事湊效,正將體內的邪氣慢慢逼出,相信不到七天,太后定當痊愈。”
慈禧太后將信將疑,冷眼問道:“此話當真!”
葉秋白說道:“葉秋白并無虛言,只不過為了更了解太后病情的進展,請太后恩準葉秋白一睹太后的腳部傷痕,以便了解情況。”
慈禧太后感覺這葉秋白真是膽大,竟敢要看我的腳,正想生氣呵斥,這時李蓮英突然站出來怒斥道:“葉秋白,你好大膽,老佛爺的圣足豈能隨便外漏于人?”
涴佳格格此時明白葉秋白何意,便向前替他解圍,說道:“老佛爺,涴佳聽說過治病最重要望聞問切,葉醫師所言也不無道理。既然老佛爺圣足不能隨意冒犯,不如由涴佳代為查看,再轉告葉醫師吧。”
慈禧太后聽完此話頗感有些道理,但轉念一想,還是由葉醫師自己查看最好,便對涴佳格格說道:“由你代為查看,又豈能傳真?葉醫師,你看吧。”說完,宮女上前為慈禧太后脫下鞋襪。李蓮英上前托起慈禧雙腳展示給葉秋白查看。
葉秋白觀看慈禧太后的左腳,看到腳底依然有剛增添的淤痕,腳的一側居然有被硬物刮傷的痕跡,而且還有止血的跡象。再看脫下的鞋襪,干凈的一點灰塵也沒有,心下狐疑,不可能啊,太后的腳傷成這樣,襪子為何是新的?
涴佳格格見到老佛爺腳部的傷口也頗感驚訝,連忙向前輕輕撫摸著慈禧的雙腳,關切的問道:“老佛爺,你的雙腳還疼不疼啊?真讓涴佳擔心。”
見到涴佳格格如此關心自己,慈禧太后心病好了一點半,便微笑著說道:“也就是你關心我,真乖。葉醫師,你看的怎么樣了,我的病到底怎么回事?”
葉秋白微笑著說道:“葉秋白敢拿腦袋保證,一定可以治愈老佛爺的病,不過老佛爺請準許我在宮內自由出入和查看與老佛爺病情有關的物件,以便盡快找出病因。”
“準奏,愿你不會讓我失望。”說罷,慈禧太后便在宮女的攙扶下,入寢室休息。
從樂壽堂出來,葉秋白便問曾慶旺,說道:“曾御醫你可知道太后更換的需要清洗的衣物在什么地方?”
曾慶旺不明白葉秋白問這個干什么,便回答道:“一般都會收到內務府,不知葉醫師問這個何意?”
涴佳格格心中也充滿疑惑。
葉秋白詭秘的說道:“你就帶路吧,到時候你就知道了。”
經過幾條彎路,便來到內務府的雜物房,涴佳格格吩咐左右宮女離去,便來到污衣收納房,她推開房門,一邊說道:“頤和園內上至老佛爺、皇后、貴妃,下至宮女、嬤嬤,全部要丟棄的破舊衣服都會送來內務府等候下人清理,對了,葉醫師,你找你讓我們帶你來此處,究竟你要找什么?”
葉秋白此時有意不挑明事由,便施禮道:“請格格稍安勿躁。”他接著轉身對曾御醫說道:“曾御醫,麻煩你幫我找一下,太后之前可有丟棄過一些舊襪子,襪子上應該印有一個壽字。”
涴佳格格此時驚訝道:“你居然記得?記得太后襪子上秀的什么字?厲害,你厲害。”說完伸出大拇指點贊葉秋白。
葉秋白不好意思自謙道:“葉某有一個長處是但凡見過的事物,都會過目不忘。”涴佳格格聽完,羨慕的點點頭,恨自己沒有這樣的大腦。說完,三人便在雜物房內一頓翻騰,搞得滿地破衣爛褲,還有一些爛布草等。
“我找了,葉醫師,是這雙襪子嗎?”曾御醫驚喜的喊道,他從地上一個木盆里找到這雙襪子,然后便遞于葉秋白觀看。
“是否是這雙襪子?”涴佳格格也急切的問道。
葉秋白把襪子拿到手里反復查看,當看到襪口秀有壽字時便斷定就是這雙襪子,便向二人點點頭稱是。
葉秋白見到襪子故意的疑惑道:“為何......襪子有如此多的污漬?”他看到襪子底部沾滿鳥屎和谷物,一只襪子底部側面還被尖銳硬物劃了一道口子,而且口子周圍沾滿血跡,血漬都已干了許久。
曾御醫也甚是納悶,便拿過襪子在鼻子上聞起來,然后說道:“看來這是烏鴉的糞便和飼料。”
涴佳格格也驚奇的說道:“但是老佛爺向來有潔癖,沒道理襪子如此骯臟。”
葉秋白微微一笑,說道:“我們出去看看,自然一清二楚。”
曾御醫和涴佳格格不知道葉秋白葫蘆里賣的什么藥,便相視一眼,跟著葉秋白來到喂養烏鴉的花園。
這花園不算大,中央豎著一根索倫干,頂部放著一個斗狀食盆,不停的有烏鴉起落。抬眼望去,只見屋檐和樹枝黑壓壓站滿棲息的烏鴉。見到有人來,它們便噗的一聲飛向空中,在空中盤旋飛舞著,“啞!啞!”亂叫起來。
葉秋白來到索倫桿前面,抬頭觀望了幾分鐘,便對曾御醫說道:“曾御醫,你可記得太后腳上的古怪瘀傷,是何時發現的?”
曾御醫說道:“太后第一次出現這種怪病,是七月十四日夜晚。”
涴佳格格也驚訝的問曾御醫道:“你居然也記得?”
曾御醫呵呵一笑,說道:“記性好是下官唯一的強項。”
“在當日,曾御醫有何特別印象?”葉秋白直言問道。
“七月十四...是鬼節,難道真的與鬼有關系嗎?那天也是太后和皇帝鬧翻天的日子,老佛爺把維新變法的奏折都撕了。”曾御醫回憶道。
說道鬼,涴佳格格面容失色,戰戰兢兢的說道:“莫非老佛爺的怪病,真的與鬼魂有關?七月十四可是鬼節啊。”
葉秋白鎮定的說道:“格格何出此言?”
涴佳格格給自己壯膽,說道:“在宮中有個傳言,就說在七月十四那天,月色朦朧時分,有兩個小太監去頤和園玉帶橋北邊的湖邊草地捉蛐蛐。他們捉到蛐蛐往回走的時候,看見不遠處的玉帶橋上,竟然有兩個人騎在石橋欄桿上,正在互相比劃著什么。但是,卻又聽不到他們之間到底在說什么。當時兩個小太監,以為是巡邏的護軍在橋上休息,也就沒有在意。然而,當他們走進一看,居然是兩個沒有腦袋的人,騎在欄桿上。當時,兩個小太監被嚇破了膽,一路狂奔到了住處,回去就大病了一場。如果是一個人看錯了,還好理解;但兩個人同時看到了相同詭異的一幕,那這個事假不了。從那個時候開始烏鴉叫的次數也比原來多了。”涴佳格格自己說完,感覺渾身都在起雞皮疙瘩,不停的用雙手撫摸著自己雙臂。
葉秋白眉頭緊皺,便又問道:“除此之外,還有什么?”
這時,曾御醫補充道:“我也聽說,就在七月十四日那天昆明湖也發生了鬧鬼事件。宮里有個老太監,名叫張福講,那天夜里,他心中感到有些郁悶,便決定到頤和園昆明湖邊的長廊去坐坐,打算吹吹來自湖邊的微風,讓自己透透氣,放松一下心情。然而,當他剛剛坐下之后,就發現在遠處的長廊另一端,竟然有人在吸旱煙,而且旱煙鍋內的火星,還一明一暗的,很是明顯。要知道,在皇宮和皇家園林內,除了慈禧太后之外,一般人是不允許吸煙的,為的是防范火災。可是,當太監張福對那人大聲喊了一聲之后,那人并沒有離開,依舊在原地不動。張福決定跑過去阻止那人,可當他跑到那里之后,卻發現那里并未有人,但卻有幾個火星飄蕩在地面上。張福以為那人肯定趁自己不注意,悄悄跑了出去。就在此時,張福看見從對面走來兩個手提燈籠的巡夜人。于是,張福便走上前去,詢問他們兩人是否看見一個手持旱煙的人,從這里跑過去。然而,那兩人卻表示自己根本就沒有看見有人從長廊的這端走過,更別說是什么手持旱煙的人了。就在張福為此疑惑不解之時,他卻又發現那人正拿著煙鍋在長廊邊磕煙灰。于是,他趕緊讓兩個巡夜之人向那里看去。然而,那兩人卻說自己什么也看不到,一致認為是張福眼花造成的。有個嬤嬤一時多嘴,胡說八道,讓老佛爺知道了,便把嬤嬤抓去掌嘴,然后把她逐出宮外。”
涴佳格格聽完曾御醫所述,嚇得躲在葉秋白身后,生怕有鬼魂把她擄走。
葉秋白聽完之后,相信宮內有鬼魂也是正常,紅磚綠瓦,深宮大院,說是沒有冤死的人,連鬼也不相信啊,便微笑道:“格格莫害怕,世間哪有什么鬼啊?都是自己人嚇自己人而已。即使有我也會把他們降服的。不過我卻是聽說是維新變法的人搞得鬼,有幾個不好意的人想破壞變法行動,故意在宮中布下厭勝之術詛咒老佛爺,導致宮中人心惶惶。老佛爺借此會終止維新變法活動,從而達到他們阻止變法的目的。”
涴佳格格急切的問道:“真有此事嗎?你如何知道的?”
“坊間傳說此話的人很多,我也是聽來的。不過這些都不是傷害老佛爺的真正原因。”葉秋白說道。
葉秋白轉身用手指朝西南墻角一指,說道:“那里才是傷害老佛爺的真正原因所在!”說話間,一團黑氣從墻角的地方慢慢散發出來。曾御醫和涴佳格格抬頭望去,卻看不出什么,只是搖了搖頭。
“老佛爺每次受傷都疼的很厲害,近日可能會有一劫,如果不及時解決,性命堪憂。”葉秋白說話的時候眉頭緊鎖,眼睛一直盯著西南處的墻角。
“葉醫師,你可得想辦法救救老佛爺啊!”涴佳格格急了,老佛爺在她心中就是個天,要是出個好歹,那整個大清也就垮了。
曾御醫聞言說道:“葉醫師言重了吧,老佛爺不過是四肢有瘀傷而已,不至于丟掉性命吧。”
三人走到墻角處,如果不是有花草和樹木繁枝遮擋,真看不出此處和別的地方有什么異樣。
“曾御醫,這個院墻墻角以前是不是修整過?”葉秋白指著一處墻角說道。
涴佳格格和曾御醫走到墻角跟前仔細看了一眼,果真看出墻角的墻漆顏色跟周圍相比稍顯新鮮。
“嗯,我記起來了,得有二個月了吧,當時花園補種綠植,一個太監不小心用運貨車把墻角撞塌了,后來便讓人修整了一下。”曾御醫疑惑的說道,“怎么,這個墻角有問題嗎?是不是修補之后破壞了風水?”
葉秋白搖搖頭,應該不是修補的問題,因為他看到黑氣是從墻里面散發出來的,便說道:“這墻內,可能被人放了什么東西。”
剛才進門的時候他之所以沒有發現,是因為這股黑氣被院內櫸樹的祥瑞之氣擋住了。
涴佳格格迫不及待的對葉秋白說道:“墻里有東西?那我現在就找工部的人過來把墻砸開。”
“好!越快越好。不可過于聲張,不要讓老佛爺知道。千萬別找上次來修墻的人。”葉秋白囑咐道。
“知道。”涴佳格格點點頭。
看著涴佳格格離開的身影,葉秋白嘆道:“要想徹底解決老佛爺的病癥,必須得從這個墻角入手。”
“葉醫師,你真的要大動干戈,把墻砸開嗎?”曾御醫皺著眉頭道。
“曾御醫,你當心聽我的沒錯。”葉秋白堅定的說。曾御醫看著葉秋白自信的眼神,也沒再多說話,感覺他就像個神棍一樣。
過了大約半個時辰,涴佳格格領著工部的兩個宮人便到了,只見小貨車上工具齊全,鑿子、錘子應有盡有。
“這墻里真有東西嗎?”涴佳格格還是疑惑不解。
“我早就說過了,這件東西關乎老佛爺的性命,我又豈敢大意?只要給我一點時間,我立馬便能解決掉老佛爺四肢的疼痛。”葉秋白對視著涴佳格格,嚴肅的說道。
說完葉秋白便給曾御醫使了個眼神,曾御醫立馬吩咐兩個宮人動手。叮當聲響過一陣之后,整個墻角立馬塌掉一半。
“葉醫師,你說的沒錯,這里面真有東西!”曾御醫又驚又喜。
聽他這一喊,所有人好奇湊了過去,只見墻里面被人砌進去了一個黑黃的油紙包,隱隱能聞到上面散發出的古怪異味。
葉秋白借過宮人的手套戴上,把油紙包拿了出來,隨后當著眾人的面打開。
眾人面色皆是一震,只見油紙包里裹著的,竟然是一把黑漆漆的菜刀。
不信鬼神的涴佳格格不由倒吸一口涼氣,只感覺后背發涼,皇宮內院的墻上竟然嵌著一把菜刀,任誰都會心里發毛。
“這不是簡單的油紙,應該浸過尸油。”葉秋白不由皺了皺眉頭,說道。心想這下手這人著實有些心狠手辣,這是多大仇啊。
聞言眾人不禁又是一陣惡寒。
葉秋白折了一段櫸樹枝,問宮人拿來火鐮,點燃櫸樹枝,連同油紙包一起燒了,隨后對曾御醫道,“你屋內有沒有大米?”
“有,有!”曾御醫連忙起身,接著跑進了屋,隨后把整個米盒抱了出來。
葉秋白抓了把米,暗暗施了清明訣,又放了回去,隨后將菜刀插進了米里,只見菜刀周邊的米突然間變得黝黑起來。
涴佳格格此時看的大驚,今天看到的一切,實在是太超出她的認知了。
“米扔到垃圾桶里就行了,菜刀可以留下,修剪樹枝葉的時候可以當砍刀用。”葉秋白笑道,現在這把菜刀已經沒了任何煞氣,只是把普通的砍刀而已。
曾御醫哪里還敢留,命那倆宮人把米、菜刀連同地上的灰燼包好,讓他們把包裹扔的越遠越好。
曾御醫接著說道:“葉醫師,接下來我們該怎么辦?”曾御醫已經對葉秋白佩服的五體投地,心想那天一定要跟葉秋白學習這些厭勝之術。
葉秋白微笑道:“晚上我讓二位看出好戲,而且這出戲也是徹底治愈老佛爺病的關鍵。”
涴佳格格好奇的睜大眼睛,對葉秋白說的話充滿期待。
此時,慈禧太后正在起居室喝茶,突然發現,自己的手腳的疼痛竟然緩解了許多!她特地扭動了一下腰肢和膝蓋,身上已然沒了絲毫痛覺,心里不由暗暗一驚,自語道:“這個葉秋白還真有兩下子,哀家的四肢已經不痛了,明日定要好好的賞賜他。”
午夜時分,夜色朦朧。葉秋白三人悄悄躲在樂壽宮花園的假山后面,靜候事情的進展。
“葉醫師,你叫我們半夜來到老佛爺寢宮外面,究竟所謂何事啊?”涴佳格格疑惑問道。
葉秋白嘲笑涴佳格格沒有耐性,笑道:“給點耐性好不好,馬上就有好戲上演。”他接著抬頭看看朦朧的夜色,對格格說道:“為何今晚沒有烏鴉的叫聲?”
涴佳格格也納悶,說道:“本格格已經依照葉醫師的吩咐,命人在索倫桿頂放滿了飼料,吸引附近的烏鴉飛來爭奪食物。”
曾御醫大聲說道:“會否是食物......”
“噓,小聲點!”涴佳格格把手指放到嘴邊示意曾御醫聲音太大。
曾御醫會意,小聲說道:“會否是因為飼料太少吸引不了烏鴉呢?”
葉秋白沉不住氣了,也說道:“別等了,我們一起模仿烏鴉叫吧。”
涴佳格格瞪大眼睛,驚訝的問:“你說,我們?”
“啞!啞!”葉秋白率先學起了烏鴉的叫聲,涴佳和曾御醫一看此景甚是無奈,便也學起了烏鴉叫。
就在此時,這假的烏鴉聲沒叫幾聲,突然樂壽堂的房門打開了,從里面出來兩個人,原來是李蓮英提著燈籠出來了。眾人頓時愣住了,觀看到底有什么事情發生?果不其然,李蓮英二人小心翼翼的前面引路,后面緊跟著慈禧太后也出來了。
慈禧太后身著一身紅色睡衣,披頭散發,僵直著身子慢慢向前走著。她目光呆滯,好像完全不知道身邊將要發生什么事情,跟隨兩位太監一會兒便出了樂壽堂大門。
涴佳格格看到這一幕都傻眼了,頭慢慢轉向葉秋白好像要喊出來一般,嚇得身體瑟瑟發抖,眼中充滿恐慌。格格用手拉著葉秋白,驚慌的問道:“老佛爺為何如此啊?”
曾御醫此時卻說:“我看太后的形神像是與僵尸相近。”
涴佳格格此時便不愿意了,怒道:“僵你個頭,但敢說老佛爺像僵尸?”
曾御醫接著說道:“依我說,老佛爺更像被鬼附身。”
葉秋白笑道:“太后并不是被鬼附身,太后患了夢游癥而已。”
涴佳格格驚訝道:“夢游癥?那老佛爺要去哪里?”
“想知道,一起去看看就知道了。”葉秋白領著二人跟蹤慈禧太后而去。
李蓮英和崔玉貴走在慈禧太后的前面,直接進入了飼養烏鴉的花園。老佛爺走在花園的小徑上,身子歪歪斜斜,像是喝醉了一般,即使雙腳踩到堅硬的石子也并未感到疼痛,因為她此時在夢中,根本不知道自己在干什么。李蓮英見狀趕忙過來把小徑上的石子清理干凈,避免傷害到太后。
葉秋白三人悄悄溜進花園的花叢中,靜看這一切將要發生的事情。涴佳格格一直疑惑不解,小聲膽怯問道:“老佛爺夢游這里來干什么?”
這時,只見慈禧太后來到索倫桿面前,突然跪倒在地,用手用力在地上扒著什么,扒了許久,便起身用雙手捧著扒出的東西原路返回了。李蓮英和崔玉貴相視一眼,便跟在慈禧后面護駕,防止意外發生。
曾御醫驚訝道:“老佛爺手里并沒有什么啊?空空如也,她這是干什么呢?”
三人面面相覷,不知為何,涴佳格格又問道:“葉醫師,老佛爺究竟發生什么事情啊?”
“這是鬼打墻!”葉秋白詭異的說道。
“鬼打墻?”
“所謂‘鬼打墻’,就是在夜晚或郊外行走時,分不清方向,自我感知模糊,不知道要往何處走,所以老在原地轉圈。把這樣的經歷告訴別人時,別人又難以明白,這就是‘鬼打墻’,其實老佛爺一直處于一種意識朦朧的狀態。”
涴佳格格二人點點頭,似懂非懂。
葉秋白壓低聲音又說道:“想知道太后發生什么事?就由葉某初次見到太后當日說起。葉某留意到,太后身上的瘀傷遍及手腳,但是太后臥室之內,地板平滑,而且鋪有地毯,絕無硬物傷及太后后腳掌之理。我又發現,太后手臂上的瘀傷,竟然跟神壇上凸起的圖案極其相似。”說話間,大家邊走邊聊,便到了太醫院。
曾御醫聽聞葉秋白的話,便說道:“太后手臂上的瘀傷,很有可能是因為撞到神壇柜所致?”
涴佳格格不解的說道:“但是李蓮英和崔玉貴一直堅稱老佛爺每晚都一覺睡到天亮。”接著她恍然大悟道:“莫非他們存心說謊!”
葉秋白從椅子上坐起來,淡定的說道:“葉某幾乎可以肯定,太后不但下過床,也曾經離開過寢宮,只是太后自己不知情。”
曾御醫說道:“既然葉醫師你有此推斷,為何不直接說出來?反而叫太后命薩滿做法事去驅邪避鬼呢?”
葉秋白說道:“葉某只是推斷,并無真憑實據,若兩位公公說并無此事,葉某也無可奈何。”說完嘆了一口氣,“所以就邀請薩滿做七天法事,以爭取時間調查。葉某檢查過太后雙腳,發現太后左腳足踝位置上面有新近刮傷的痕跡,但是太后所穿的襪子竟然完整無缺,而且潔白如新,這很明顯,是有人可以替太后換過。果然,在內務府雜物房,找到屬于太后的一雙舊襪子,襪子上不但被鉤破,并沾有不少鳥類糞便和飼料的殘渣污漬,而太后襪子上的污漬正與索倫桿所在地上的鳥糞和飼料殘渣完全吻合,所以葉某相信太后曾經去過那里。”
此時涴佳格格還是有疑惑,便問道:“但是,即使老佛爺有夢游癥,那與烏鴉有什么關系?”
葉秋白笑道:“那就全靠格格說出宮中的傳說,還有有人冒充變法人士曾經用厭勝之術向太后下過詛咒,那只菜刀所發出的黑氣直接影響了烏鴉的叫聲,成了老佛爺夢游的引子。再加上曾御醫可以證實太后初次發病在七月十四日,鬼門關大開,致使太后病發,后來又那么多的鬼魂傳言,不得不說都有莫大的關系。”
曾御恍然大悟,說道:“我明白了。難怪葉醫師你叫我們學烏鴉叫。我如今明白了,需要把這些事情記錄下來。”說完掏出隨身攜帶的小本子就要記錄。
葉秋白說道:“所以葉某可以確定,烏鴉的叫聲,就是引致太后夢游癥的觸發點。”
曾御醫又問道:“但何以李公公和崔公公要隱瞞太后夢游癥一事呢?”
涴佳格格此時頭腦靈光,笑著說:“老佛爺向來都愛面子,若是讓外人知道她夢游的事情,豈不是很丟臉?李蓮英和崔玉貴伺候老佛爺多年,試問又豈會不了解老佛爺的脾氣呢?”
曾御醫如夢初醒,說道:“原來兩位公公護主心切。”說完低頭書寫起來。
葉秋白也說道:“兩位公公不想讓太后的丑事傳開,但是你曾御醫又一字不漏的記錄下來,你不怕觸怒太后嗎?”葉秋白為曾御醫考慮,真的怕他在這繁雜的宮內把腦袋給弄丟了,還不知道怎么回事。
涴佳格格聽罷,急忙搶過曾御醫手中的記錄本,把剛才他記錄的那頁紙撕的粉碎,怒道:“曾御醫,看來你要學會為官之道還早呢!”
葉秋白見狀大笑起來。
曾御醫則木訥的說道:“若我們不能將此事張揚出去,也不能驚動太后的話,那要治好太后的夢游癥,豈不是難若登天?”
涴佳格格看著葉秋白,認為此話問到了點子上,她看著葉秋白如何處理這件事。
葉秋白沉思道:“是有難度,但也不是不可能,如今我們首先要想辦法,如何讓烏鴉在晚上停止亂叫?”
涴佳格格聽罷,突然從站起來,拍著胸脯說道:“葉醫師,沒問題,就交給本格格辦理。”
“除此之外,還有一個重要的任務,要格格幫忙,此事方可完成。”葉秋白附耳在格格低語了一番,說的曾御醫丈二和尚摸不著頭腦。
涴佳格格只是竊喜,明天看來是個好日子。
翌日,果然萬里晴空,慈禧天后一早醒來洗涮完畢,便到后花園曬太陽吃早點,一行人有李公公和崔公公,還有葉秋白和涴佳格格,幼蘭小姐等人。
葉秋白微笑著說道:“太后今天的氣色看起來相當的不錯。”
慈禧太后今天心情確實不錯,微笑道:“葉秋白,讓哀家來花園散步,對哀家的病情真的有幫助嗎?”
葉秋白俯身道:“回太后,七天法事已經做完了,太后和宮中的邪氣盡皆一掃而空,趁這個機會出來呼吸新鮮空氣,對太后的鳳體絕對有百利而無一害。”
涴佳格格此時也微笑著說:“頤和園乃風水寶地,相信老佛爺以后必定萬事如意,壽與天齊!”
慈禧太后聽完心頭大樂,說道:“涴佳,你這張嘴越來越乖巧了,恐怕連樹上的小鳥也被你哄下來。”
涴佳格格撅著小嘴,故作撒嬌狀,說道:“哪有,老佛爺。只可惜小汪子只愿意被幼蘭抱,不愿被我抱。”小汪子是太后養的一只東洋小哈巴狗,渾身雪白,甚是惹人喜愛。
慈禧太后眉頭一皺,笑道:“怎么會呢?怕是你抱不慣吧。幼蘭把小汪子給涴佳抱一下。”
幼蘭小姐高興的答道:“是,老佛爺。”說著便把小汪子遞給了涴佳格格。涴佳格格雙手一接,故作害怕狀,手便向一邊歪斜過去。小汪子順勢跳在地上,汪汪的叫著向花園的假山跑去。
涴佳格格故作驚恐,說道:“怎么了?小汪子!”說完便向小汪子追過去。眾人皆驚訝,怪這只狗狗真的太調皮了。
幼蘭小姐看著小汪子,說道:“小汪子為何對著假石山狂吠不止?”
涴佳格格不停的喊:“小汪子,小汪子......”
此時,李蓮英安排宮女過去看看,到底怎么回事?兩個宮女過去一看,愿來在假山石縫里有一只被人啃過丟棄的雞腿,怪不得它狂吠不止。涴佳格格走進仔細觀察,驚訝道:“老佛爺,里面好像還有東西。”說完便俯身從石縫里拿出一個渾身插滿銀針的木偶,木偶上面貼著一個黃色的紙條,用朱筆寫著“葉赫納拉氏”幾個字。
涴佳格格驚慌失色,大叫道:“啊!......”
慈禧太后好奇的問道:“怎么了,究竟何事?”
涴佳格格強顏歡笑,說道:“沒事,沒事,老佛爺。”邊說便把厭勝木偶藏在身后。
慈禧太后淡定的說道:“拿過來給哀家看看。”
涴佳格格關切的說道:“老佛爺,你還是別看比較好。”
慈禧臉色這時十分不悅,便對葉秋白說道:“葉醫師,拿過來給哀家看!”
葉秋白不敢抗旨,便答道:“是,太后。”
葉秋白把厭勝木偶放在石桌之上,慈禧太后面容大怒。
李蓮英見太后盛怒,便急忙上前對葉秋白吼道:“誰如此大逆不道,竟敢詛咒老佛爺?崔玉貴,快拿去燒掉!”
崔玉貴趕忙應道:“是!”頃刻,便派人拿來火盆。
涴佳格格見狀,急忙跪倒地上求老佛爺原諒,乞求道:“老佛爺,是涴佳不好,多事挖出不祥之物,求老佛爺賜罪。”
慈禧太后淡然說道:“你是無心之失,何罪之有呢?起來吧。”慈禧太后還算是非分明,涴佳格格聽后滿心歡喜,心想自己演的還蠻像的,計劃成功了,想完不時瞥了葉秋白一眼。但這又怎能逃過慈禧的眼睛呢。
涴佳格格磕頭謝恩,謝道:“謝謝老佛爺。”
葉秋白趁機向慈禧太后闡述道:“有罪的該是斗膽向太后下詛咒之人,辛好太后萬福,發現此玩偶,只要將這些玩偶燒成灰燼,所有的咒語自然化為烏有。”
慈禧太后看到崔玉貴翻動火盆里的玩偶,臉上慢慢露出喜色,直至玩偶焚燒殆盡。涴佳格格和葉秋白相視一笑,感覺終于把這件事情解決了,心頭大石可以放下了。
葉秋白看到慈禧太后眉頭舒展,不由微笑起來,心想這慈禧太后也沒有歷史寫的那么可惡嗎?現在就是一個面帶笑容的慈祥老人而已。
吃過早點,慈禧太后便吩咐眾人退下,只留葉秋白一人待命。此時慈禧太后看著葉秋白,微笑道:“葉秋白,如今你可以告訴哀家,哀家到底所患何病呢?”
葉秋白見眾人離去,也沒有如實回答,便說道:“太后,太后鳳體的無名瘀傷,乃邪氣聚集所致。”
慈禧太后哪有這么好忽悠,便繼續追問:“葉秋白,難道你以為哀家真的相信此等怪力亂神的無稽之談嗎?”
葉秋白微笑道:“世事無奇不有,信則有,不信則無,視乎太后如何選擇而已。”
慈禧太后喝了一小口茶水,微笑道:“剛剛做完了七天法事,正好又在花園的假石山發現了厭勝玩偶,此事未免過于巧合了。”
葉秋白解釋道:“是否巧合并不重要,最重要的是厭勝玩偶已經化為灰燼,太后從此心無雜念,自然藥到病除了。”他知道給慈禧解釋祝由之術也無用處。
慈禧太后呵呵樂道:“葉秋白,你不愧為一代名醫!你不但懂得醫治一般病,連心病也懂得醫,這次你治好了哀家,哀家一定不會薄待你,你想要何賞賜盡管開口。”
葉秋白則說道:“葉秋白離家多日,當下最想的就是能夠早日回家,與妻子共聚,如蒙太后賞賜能用馬車送秋白回家,那就實在感激不盡了。”他的確想自己夫人那雪白的肌膚和身上的香味了。
“想不到葉秋白,是一個關心妻子的好夫君。”慈禧太后此時非常欣賞葉秋白,不停的夸獎道。
“金銀財帛有用盡之日,佳肴美酒亦有散席之時,唯有親情方可長留心中。”葉秋白謙虛說著,他當然喜歡金銀了,只不過想借此事提醒慈禧和光緒皇帝的關系,讓她們母子能互相諒解對方,化解彼此的矛盾。
慈禧太后聽完此話,若有所思,她也很希望化解和兒子之間的矛盾。慈禧太后還是命人賞賜了葉秋白很多珠寶,然后自己擺駕乾清宮。
慈禧太后命李蓮英準備了補品和藥品前去看望光緒皇帝,她也不想母子關系就這樣一直僵硬下去,畢竟對大清也是不什么好事。
乾清宮內,李蓮英奉太后旨意把藥品放到光緒暖閣的桌子上。
光緒皇帝過便來見禮,他也知道自己的母親,親自到來看望自己,哪能再低沉著臉面呢,便說道:“有勞皇阿爸親自送來,看來這瓶藥相當的貴重。”
慈禧太后沒有見到光緒的笑臉,心中難免不悅,淡淡的說道:“皇上龍體違和已經有一段日子了,剛巧英國公使送來中新藥叫做......”慈禧太后卻忘記了這東洋藥的名字。
李蓮英立刻會意,向前說道:“老佛爺,叫維生素。”
慈禧微笑道:“看我這記性,聞說這種新藥維生素,可以助人強身健體,固本培元,皇上不妨試試。”慈禧用溫暖的眼光看著自己的兒子,希望他能明白自己的苦心。
光緒皇帝則淡然一笑,說道:“身體不適,尚可以靠維生素改善體質,但是國家有病,就能夠未必對癥下藥!”光緒皇帝話鋒直指戊戌變法事件。
慈禧太后聞言頓時臉色暗淡,不悅的說道:“皇上此言,豈不是質疑哀家當日處斬六君子不當?”
光緒皇帝臉色沉重,低沉著聲音說道:“維新變法為了是大清變強大,為何太后把六君子斬殺?如果皇阿爸要懲處兒臣,我也無話可說,朕要推行新政,但是處事不周,引朝野不滿。皇阿爸如果要朕長居于瀛臺,韜光養晦,朕也沒有怨言。但是皇阿爸你,要軟禁珍妃于北三所,朕就無法理解。”
慈禧太后聽罷,冷笑道:“哦,哼,原來是為了那個小賤人!那個小賤人迷惑皇上,處處跟哀家作對,哀家只是要她閉門思過,并沒有將她貶為庶民,已經仁至義盡。”說完,氣的直咬牙,不是眾人守著,她非要扇光緒兩記耳光不可。
光緒皇帝面無懼色,仍直言說道:“珍妃做的每一件事都是為了大清福祉!敢問何罪之有啊?”眾人也沒見過皇帝今天發這么大的火,這真是愛的力量。驅使他在任何人面前橫沖直撞。
“難道哀家不是為了大清福祉嗎?”慈禧氣的從椅子上站起來。
光緒皇帝怒氣沖沖的扭過頭,不愿意看到母親專橫跋扈的樣子。
慈禧走近皇帝,厲聲教訓道:“皇上四歲登基,哀家一直看著皇上長大,讀書、娶妻、親政,試問哀家哪一樣不是為了皇上著想呢?如今皇上竟然責怪哀家,實在令哀家大失所望!如果皇上繼續聽從那個小賤人的讒言,執迷不悟,就休怪哀家不近人情!”
慈禧太后怒火中燒,氣的身體微顫,對李蓮英說道:“來人啊!”
“喳!”李蓮英答應著。
“擺駕回宮!”慈禧大聲喝道。
“老佛爺起駕!”李蓮英高聲傳旨。
光緒皇帝看著母親離開的背影,內心酸楚無以言表,心想難道大清就要從此敗落下去嗎?大清要亡國嗎?四方列強,洋槍洋炮哪一個不比大清國厲害!
政變后大權再次落入慈禧太后手中,對外宣稱光緒帝罹病不能理事,實將他幽禁于西苑瀛臺,成為無枷之囚。
作品集大浪滔滔 責任編輯:秋雨楓
頂一下
(1)
100%
踩一下
(0)
0%
------分隔線----------------------------
相關文章
發表評論
請自覺遵守互聯網相關的政策法規,嚴禁發布色情、暴力、反動的言論。
評價:
用戶名: 驗證碼: 點擊我更換圖片
發布者資料
大浪滔滔 查看詳細資料 發送留言 加為好友 用戶等級:注冊會員 注冊時間:2019-04-18 09:04 最后登錄:2019-06-15 19:06
电子游戏娱乐